动物、小动物图片及名称大全,欢迎来到奇妙的动物世界,欢迎光临爱动物网!

欢迎小伙伴加入爱动物交流群:186478492  爱动物交流群

谁来救救雪豹?!

作者:佚名 2015-12-05 浏览: 2,692 评论:0

摘要: 曾经的牧场已经枯竭,蒙古国的牧民被迫带着牲畜迁往雪豹的领地,人类与雪豹能否和平共处?未来将会如何发展? 这只雌性成年雪豹名叫丹吉尔(Tenger),科学家给它打了镇定剂后,为它戴上了一只GPS跟踪环。世界野生动物基金会的蒙古国研究人员希望通过丹吉尔身上的和其...

曾经的牧场已经枯竭,蒙古国的牧民被迫带着牲畜迁往雪豹的领地,人类与雪豹能否和平共处?未来将会如何发展?

这只雌性成年雪豹名叫丹吉尔(Tenger),科学家给它打了镇定剂后,为它戴上了一只GPS跟踪环。世界野生动物基金会的蒙古国研究人员希望通过丹吉尔身上的和其他跟踪环得到的信息,为这些罕见的濒危大猫提供一些保护。

这只雌性成年雪豹名叫丹吉尔(Tenger),科学家给它打了镇定剂后,为它戴上了一只GPS跟踪环。世界野生动物基金会的蒙古国研究人员希望通过丹吉尔身上的和其他跟踪环得到的信息,为这些罕见的濒危大猫提供一些保护。

撰文:Hereward Holland

最后一抹红光消失在蒙古国西部的天空中,科研考察队“魔鬼山”仍在神圣的Jargalan山脚忙碌着,那里有一片位于雪线之下的大草原,一望无际,甚是荒凉。

事件发生后第二天,Myagmarjan Maamkhuu在蒙古包里告诉我:“当时,我的羊儿非常害怕,它们在逃避什么。我走近了些,看到雪豹和我的一只绵羊。”那就是丹吉尔,Maamkhuu认识这只成年雌豹。“我们一开始很愤怒,但后来就习惯了。我们不打算复仇。”他边说边递给我一碗奶茶,他的妻子和三个孩子就坐在我们旁边。

Maamkhuu照管着一千多头牲畜,大部分是绵羊和山羊,还有一些马,而那只绵羊就像老僧入定一般淡定,这也是那个星期里,丧生于雪豹之口的第三只羊。遇上运气不好的时候,Maamkhuu一整年要失去30头牲畜。

Maamkhuu的家在蒙古国西部的阿尔泰山萨彦岭,当地有一首歌谣广为传颂。

冰雪消融,泉水涌动,
青青的绿草正在茁壮生长,
布谷鸟唱着歌,
这就是神秘而美好的阿尔泰山萨彦岭。

然而,这首关于田园牧歌的歌谣正迅速成为幻想。蒙古国共有260万人口,其中超过三分之一过着游牧或半游牧的生活,但他们的牧场正在渐渐消失。Maamkhuu就是其中一位。

蒙古国被夹在中国和俄罗斯之间,是世界上第二大内陆国家。由于地理位置、脆弱的生态系统和游牧生活方式,蒙古国也是受全球变暖影响最严重的国家之一。这是本周巴黎气候峰会关注的重点之一。

在过去30年里,蒙古国的年平均气温上升了2.1摄氏度。结果是:土地荒漠化,低海拔的牧场退化,而牧民一直以来都依靠这些牧场来饲养绵羊和山羊。根据《联合国防治荒漠化国际公约》(UNCCD)的数据,在过去30年里,整个国家有四分之一都变成了荒漠,约有850个湖泊和2000条河流已经完全干涸。

因此,Maamkhuu和其他牧民把牲畜赶到了海拔更高的牧场。它们以山坡上的草为食,和野生盘羊、野山羊抢食物,而自己又成了雪豹的美餐。这种大型猫科动物必然会猎杀人类驯养的动物。为了保护牲畜,牧民们开始反过来猎杀雪豹。它们的数量已经不到4000只,其中四分之一都生活在阿尔泰山萨彦岭地区。

雪豹可谓环境条件的晴雨表,它们的领地横跨12个国家,占据了20条大河的源头,那里生活着20多亿人。该区域的快速变暖扰乱了人类和野生动物的日常生活。多年来,世界野生动物基金会(WWF)一直致力于保护雪豹。根据它们的数据,如果气候变化毫无改善,那么,雪豹将失去超过三分之一的栖息地。

迄今为止,雪豹栖息地中,只有14%有合格的保护措施。科学家希望收集到足够多的信息,划分出禁止牧民及其牲畜出入的保护区域。

追踪小偷

上个月,我加入了Ochirjav Munkhtogyokh带领的WWF研究小队。这次探险为期两周,目标是捕获雪豹,为它们带上GPS追踪环后再放回大自然。在过去3年里,Munkhtogyokh的团队在Jargalan山上放置了远程照相机,共发现了37只雪豹,其中包括10只幼崽。

我是在一周后到达的。那时,他们已经设置好了十二个缆绳陷阱:用结实的缆绳绑成活结,再放置在弹簧压力垫上,可以在捕捉雪豹的同时,防止它们被刺痛或者受伤。

丹吉尔袭击Maamkhuu的羊几小时后,把吃了一半的尸体拖到了干涸的河床旁的山坡上。研究团队在尸体旁放了四个缆绳陷阱,并在附近设置了远程摄像机,记录雪豹的一举一动。它一定还会回来大吃一顿。

能抓住丹吉尔可谓幸运至极,因为2013年时它已经被标记过。9个月后,第一个GPS跟踪环停止发送数据,自此之后,丹吉尔照常漫步在悬崖峭壁之间,只不过海量数据都被锁在跟踪环里,包括它的日常生活、运动和活动范围等。科学家本可以据此划出雪豹保护区。

WWF团队在“凶案”发生现场附近设置了一个陷阱。他们希望趁这只雪豹回来再吃一顿的时候抓住它,并为它带上新的GPS跟踪环。最终,他们如愿以偿。

WWF团队在“凶案”发生现场附近设置了一个陷阱。他们希望趁这只雪豹回来再吃一顿的时候抓住它,并为它带上新的GPS跟踪环。最终,他们如愿以偿。

探险进入第9天,队员们依然没看到丹吉尔或者其他雪豹的一丝踪迹。但第二天早晨,我们去检查羊的尸体时,大部分尸体消失不见了。再加上远程摄像机拍摄的视频,很显然,丹吉尔已经回来享用过美餐了,但它没有被缆绳陷阱捉住。

回到大本营后,Munkhtogyokh打开笔记本电脑。他想向我展示牧民们是怎么为自己的牲畜复仇的。其中有一个画面是雪豹拖着被铁夹子夹住的前爪,艰难前行。它停了下来,嗅了嗅地面的气味,缓缓离开了摄像机的拍摄范围。Munkhtogyokh告诉我,他们共记录了37只雪豹,其中5只不是失去前爪,就是或被困在沿途的陷阱里。

WWF的Ochirjav Munkhtogyokh和研究团队正沿着山坡做地毯式搜寻,希望能找到雪豹及其猎物(盘羊、野山羊)留下的痕迹。

WWF的Ochirjav Munkhtogyokh和研究团队正沿着山坡做地毯式搜寻,希望能找到雪豹及其猎物(盘羊、野山羊)留下的痕迹。

他说曾经看过一只母豹带着两个幼崽,它的前爪被捕猎夹夹住了,不得不努力地跟上幼崽的步伐。“雪豹是用两只前爪捕猎的,如果其中一只被夹住,那就是场悲剧。它怎么养活自己和幼崽呢?”

更多杀戮

探险的倒数第二天下午,一只雪豹从Maamkhuu的羊群里又叼走三只羊。

Maamkhuu说:“我们可以去没有雪豹的地方度过整个冬天,比如东边的山,但那里没有草,对牲畜来说太糟糕了,而且接生小羊羔也很困难。”

Maamkhuu朝我挥舞着他的望远镜,借助它,我可以看到一具鲜血淋漓的尸体躺在灰色的岩沟里。几米之外,一条毛茸茸的尾长巴从灌木丛后面伸了出来,缓缓地摇动着。这就是丹吉尔,它正在守卫着死羊,等夜幕降临之后再大快朵颐。

黄昏如约而至,WWF研究人员到了这里,丹吉尔不得不撤退到山上,随后研究团队放置了更多的缆绳陷阱。

第二天早晨,我们又回到这里,丹吉尔蹲在自己的猎物身旁,右前腿被缆绳圈住了。研究人员很快给它打了镇定剂,并用棍子轻轻地戳了戳它,以确保它安然入眠。然后,他们获得了一些重要数据,比如体重,并给它换上新的跟踪环。

Munkhtogyokh一动不动地跪在丹吉尔的身旁,他说:“我真高兴,我们抓到了同一只雪豹,这比抓到一只新的更棒。”这是因为原来那只跟踪环里存贮的信息和新跟踪环里的数据将会帮助他们划定雪豹保护区。

这项任务刻不容缓。蒙古国政府气候变化专家Tuya Tserenbataa警告说,到本世纪末,蒙古国的气温将上升4摄氏度。Tserenbataa表示,有句老话说,怕什么来什么。如果我们现在仍无动于衷,那么未来的生活将更困难。

如果预测中的气候变暖真的降临,Maamkhuu等牧民的处境就愈发严峻,数量不断减少的雪豹也更加可怜。Munkhtogyokh激动地说,丹吉尔带来的消息“非常具有科学意义和实用价值,而且非常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