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小动物图片及名称大全,欢迎来到奇妙的动物世界,欢迎光临爱动物网!

欢迎小伙伴加入爱动物交流群:186478492  爱动物交流群

污染正在削弱北极熊的交配能力(图)

作者:佚名 2015-06-12 浏览: 3,667 评论:0

摘要: 北极地区的化学污染物可能正在削弱雄性北极熊的阴茎骨。图中是一头生活在加拿大埃尔斯米尔岛上的北极熊。 污染正在削弱北极熊的交配能力 一项新研究发现,化学物质和骨质疏松之间有联系,可能会损害雄性北极熊的阴茎,给生殖能力造成潜在的危害。 胡德良 译 1979年,美...

污染正在削弱北极熊的交配能力(图)

北极地区的化学污染物可能正在削弱雄性北极熊的阴茎骨。图中是一头生活在加拿大埃尔斯米尔岛上的北极熊。

污染正在削弱北极熊的交配能力

一项新研究发现,化学物质和骨质疏松之间有联系,可能会损害雄性北极熊的阴茎,给生殖能力造成潜在的危害。

胡德良 译

1979年,美国禁止对北极地区造成污染。但是,到处漂浮于环境中的污染物似乎正在对北极熊阴茎骨的强度造成影响,可能会使这种动物的生殖能力受到损害。

多氯联苯(PCBs)一度应用在从变压器到油漆等各种产品的生产中,其搭顺风车到处散播的能力是众所周知的。这种物质存在于全世界,一旦有不幸的动物将其吃掉,它就往往藏匿于这种动物体内的脂肪中,引起癌症,并产生各种其他的恶性后果。

科学家们在二月份出版的《环境研究》杂志上报道说:这些恶性后果似乎也包括破坏阴茎骨——北极熊阴茎中的一根骨骼。

多氯联苯对于处于食物链高端的动物尤其有害:一条鱼可能只含有一点点多氯联苯,但是海豹每天吃许多鱼,而北极熊吃海豹。最终,所有的污染物在较大的动物体内积累了相当大的剂量,这就是所谓的生物放大作用。

丹麦奥胡斯大学生物学家、该研究的主持人克里斯蒂安·索恩说:“吞食了这些化学物质,你不会看到急性的毒害作用,但是会产生一些肉眼的确看不到的后果。”

什么是阴茎骨?

许多哺乳动物,包括猫、狗、大猩猩和刺猬,它们的阴茎中都有一根骨头,被称为阴茎骨;人类是极少数不含有阴茎骨的哺乳动物之一。

阴茎骨是起什么作用的呢?多年来,有种种理论对此进行解释,包括帮助雄性交配更长的时间,以及诱导雌性排卵等等,但是索恩说,目前的科学立场是:“我们不知道!”具体到北极熊,科学家们认为其阴茎骨已经没有什么特殊的用途了。

但是索恩称:即使阴茎骨是经过进化后的一种多余的构造,但是如果说阴茎骨断裂的话,就可能会引起北极熊无法交配的情况。

因此,这也正是介入多氯联苯研究的原因。

化学物质鉴定

索恩及同事从加拿大和格陵兰岛北部以捕猎为生的猎人那里收集了北极熊的阴茎骨,这些阴茎骨来自八个不同的亚种群。他们检测了这些阴茎骨,以确定骨密度的高低。

研究小组还单独分析了这些种群中其他北极熊的脂肪组织,或者称之为身体脂肪,以判断其中所含多氯联苯的浓度。

研究小组发现:在多氯联苯浓度最高的种群中,阴茎骨的骨密度最低,这种状况会使阴茎骨容易发生断裂。当然,后果如何也跟北极熊其他部位的骨骼有关,但是由于阴茎骨很小,可能特别容易发生骨密度降低的情况。由于阴茎骨所处的特殊位置,这根骨骼断裂可能会影响到北极熊的种群数量。

加拿大阿尔伯塔大学生物科学教授、国际北极熊研究所科学顾问安德鲁·德洛契尔说:“要想跟污染物建立起明确的联系是非常困难的,该研究表明了其中存在一种暗示性的联系,但还远远不能确定。”德洛契尔没有参与这项研究。

然而,德洛契尔说: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应该忽略这些研究成果。他警告说:据了解,除了多氯联苯,还有几百种化学物质正在对北极地区的动物产生影响,其中包括溴系阻燃剂、氟化合物和DDT,因此不可能确切地了解每一种化学物质到底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

德洛契尔说:“该研究确实说明,我们需要更加密切地关注污染问题。”

北极熊所面临的危险

索恩以前的某些研究发现,全氟羧酸盐和全氟烷基磺酸盐存在于北极熊的肝脏、血液、肌肉和大脑中,这两种化学物质会引起生殖性和发育性问题。索恩的研究小组还证明,污染物跟北极熊颅骨密度降低之间是有关系的。

这种研究的构建方式意味着,要想把北极熊中出现的问题跟污染物直接联系起来是不可能的。但是,德洛契尔说:“所有的相互关联都指向一个问题:北极熊受到了污染的影响。”

德洛契尔警告说:汞和其他重金属也影响到了北极熊,还有气候变化带来的压力也对北极熊产生了影响——冰的融化迫使北极熊在陆地上度过更长的时间,而陆地上的食物是较少的,这样就降低了它们的脂肪储备。

德洛契尔说:“许多研究都证明了生活在现代世界上的北极熊面临着种种危险,该研究涉及的只不过是其中的危险之一。”

那么,最糟糕的情况是什么呢?索恩称,研究过的情况可能只是冰山一角。

“我们从来都没有接触到真正病倒的北极熊。”索恩说,“它们要么被淹死了,要么被海象或其他北极熊吃掉了,因此问题可能要比我们实际想到的情况严重得多。”

译自:美国《国家地理》官网(JANUARY 30, 2015)

原著:Jason Bitt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