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小动物图片及名称大全,欢迎来到奇妙的动物世界,欢迎光临爱动物网!

欢迎小伙伴加入爱动物交流群:186478492  爱动物交流群

论喝酒,仓鼠的酒量甩人类几条街!

作者:李诗源 | 二七 2022-03-08 浏览: 1,754 评论:0

摘要: 在养仓鼠的时候,我们通常需要在笼壁上架上一个小水箱,方便仓鼠喝水。不过你可否想过,我们可能误解了仓鼠的真正需求,或者说喜好——也许它们想要的,并不是寡淡无味的水。 图片来源:Pixabay “海量”的仓鼠 对于许多人来说,无论是过年过节、朋友小聚,还是排忧解...

在养仓鼠的时候,我们通常需要在笼壁上架上一个小水箱,方便仓鼠喝水。不过你可否想过,我们可能误解了仓鼠的真正需求,或者说喜好——也许它们想要的,并不是寡淡无味的水。

论喝酒,仓鼠的酒量甩人类几条街!

图片来源:Pixabay

“海量”的仓鼠

对于许多人来说,无论是过年过节、朋友小聚,还是排忧解愁,酒都是一种常见的饮品。小酌一两杯酒对多数人来说都不成问题,但如果喝得太多,就可能出现口齿不清、头晕、注意力下降、走路跌跌撞撞的情况,甚至“喝断片”,严重的还可能发生呼吸和心力衰竭、中风,导致昏迷甚至死亡

不过,你的仓鼠可能不用担心这方面的问题——很多研究都发现,在喝酒这方面,软萌的仓鼠可以说是“最强王者”。1979年,一项针对叙利亚仓鼠Mesocricetus auratus)的研究发现,如果给它们提供12%(也就是12度)的乙醇溶液,它们平均每天净摄入的乙醇能超过15克/千克体重。另一项研究得到了相似的结果,如果同时给仓鼠提供水和合适度数的乙醇溶液,它们平均每天会摄入17.9克/千克体重的乙醇。

这是什么概念呢?如果一个体重70千克的人也有如此酒量,这相当于他每天至少摄入1.33升(1.05千克)纯乙醇,相当于每天都喝掉3.3升40度的酒。但实际上,虽然人的个体差异很大,但是在一般情况下,一个同等体重的普通人每天可以代谢的乙醇只有170~240克,大致相当于2.5~3.5克/千克体重/天

仓鼠不仅酒量很大,还很喜欢喝酒,甚至到了比喝水更喜欢的地步。在那项1979年的研究中,仓鼠每天摄入的酒精量,是它们自由选择吃东西、喝水还是喝乙醇溶液的结果,并没有人强行给它们“灌酒”。科学家发现在仓鼠一天摄入的液体总量中,乙醇溶液最多可以占到90%以上,而直接喝的水只有10%左右。而且,相比只是略带酒味的“低度酒”,它们似乎更喜欢度数高一些的“酒”。当酒精度从1度逐渐增加到接近10度时,仓鼠喝乙醇溶液的比例越来越高。

论喝酒,仓鼠的酒量甩人类几条街!

图片来源:Pixabay

相比之下,同为啮齿动物的大鼠(Rattus norvegicus)虽然也有一定的酒量,但它们更喜欢喝3度左右的酒。当度数越来越高时,大鼠会渐渐变得几乎不喝酒,基本上只喝水。而且,大鼠的“酒量”也比仓鼠小得多。1979年的另一项研究发现,如果往含糖的溶液里逐渐加入乙醇配制成混合饮料,大鼠每天最多也只会摄入9.3克/千克体重的乙醇,差不多只有仓鼠的一半。

不过对于仓鼠来说,也并非“唯酒是饮”。如果给它们提供一些高热量的饮料,比如番茄汁、桃汁、巧克力饮料,它们的饮酒量就会下降。最明显的是巧克力饮料,让它们的乙醇摄入量减少了一半以上。所以也有科学家认为,仓鼠之所以喜欢喝酒,部分原因是为了获取能量。毕竟乙醇的热价(1克某种食物氧化或在体外燃烧时所释放的热量)高达7千卡/克,远超碳水化合物和蛋白质(热价为4千卡/克左右),接近脂肪(9千卡/克左右)的热价。

“千杯不倒”的仓鼠

你也许会想,虽然仓鼠酒量很大,但它们会不会也像酗酒的人那样,变成神志不清、摇摇晃晃的“醉鼠”呢?实际上,它们似乎不用担心这个问题。

比如,曾经有科学家找来了另一种仓鼠——坎氏毛足鼠Phodopus campbelli),想看看多少酒才能把它们“灌醉”。他们让这些仓鼠口服一系列不同浓度的乙醇溶液,然后用一个“摇摆程度量表”(Wobbling Scale)来打分,通过步态失调的程度来评估酒精中毒的症状有多严重。量表的分数范围是0~4分,分数越高表示运动机能受影响越大,比如0分表示“看不出身体摇摆”,1分表示“站立或移动时身体会摇摆,但不会摔倒”,而4分则表示“会向一侧摔倒,而且无法恢复正常姿态”。

结果科学家惊讶地发现,他们竟然没法把这些仓鼠“灌醉”。即便乙醇的剂量已经达到7.5克/千克体重,仓鼠喝下去之后依然安然无恙,得分不超过0.5。虽然这个剂量看起来还不到前面提到的仓鼠“酒量”(15克/千克体重/天)的一半,但要注意的是,这并不是仓鼠在一天内喝下的,从短时间的摄入量来看,这个剂量可能已经相当之高。而人类在这个项目里不得不再次甘拜下风。有研究发现,在口服0.8克/千克体重剂量的乙醇后,人的肢体协调能力便已受到影响,在完成模拟驾驶任务时撞车的几率会上升

仓鼠为什么这么能喝?

当一杯酒下肚之后,其中的乙醇就开始了在人体内的漫游和“重生”之旅。乙醇本身就是一种有毒的物质,可以引起蛋白质变性,酒精杀毒就是运用了这个道理。作为一种小分子,乙醇还很容易扩散穿过生物膜结构,被人体吸收,对人体产生多方面的影响,例如对中枢神经系统产生急性毒性。这是因为乙醇可以与中枢神经系统中主要的抑制性神经递质GABA的受体强力结合,激活一系列的神经抑制性反应,起到镇静作用,并引发认知功能紊乱和肢体协调性下降等问题,所以人在酒后容易说胡话、走路东倒西歪。

我们的身体自带一定的“解酒”能力。乙醇脱氢酶可以把乙醇氧化成乙醛,是代谢乙醇的主要工具。不过,乙醛是一种化学性质很活泼的物质,可以和血红蛋白、白蛋白等蛋白质形成加成物(adduct),抑制蛋白质功能,也可以和核酸、碳水化合物、脂质等各类物质反应,还会引发机体的免疫反应。喝酒后脸红、恶心、心率加快,也是因为乙醛。因此,我们的身体还准备了乙醛脱氢酶进一步把乙醛氧化成乙酸乙醇和乙醛的氧化都主要在肝脏中完成。随后,生成的乙酸会离开肝脏,在各个组织中转化成乙酰辅酶A,这种物质对三大营养素的代谢尤为重要。

因此,乙醇脱氢酶和乙醛脱氢酶的“工作能力”,也就是活性,对“解酒”非常关键,而这也是仓鼠“酒量”极大的重要原因。科学家曾发现,叙利亚仓鼠单位重量肝细胞的乙醇代谢速率接近大鼠的2倍,乙醇脱氢酶活性比大鼠高约2/3。而在另一项研究中,科学家比较了叙利亚仓鼠、大鼠和人肝组织的总乙醛氧化力,发现仓鼠“吊打”另外两名选手:仓鼠每克肝组织的总乙醛氧化力为3.5微摩尔/分钟,在大鼠当中这个数值只有0.64,而人则只有0.45。

想填饱肚子,先练酒量?

不知道你是否会好奇,看似普通的仓鼠,怎么就拥有了这种超强的乙醇代谢能力?这对它们来说有什么意义吗?

你也许曾注意到,有时仓鼠的腮帮会鼓得像个大包。仓鼠的口腔内有一个颊囊(cheek pouch)结构,可以暂时存放和运输食物,而这是为了帮助它们储藏食物(hoarding)。像叙利亚仓鼠、坎氏毛足鼠等物种都生活在干旱地区,时常需要长途跋涉采集食物并运回地洞中储藏起来,以备不时之需和熬过严酷的寒冬。

在长期储藏之后,食物便可能会发酵,从而产生乙醇。例如,黑麦草(Leymus condensatus)的种子是坎氏毛足鼠的主要食物之一。科学家发现,黑麦草种子的悬浮液在经过一天后,便可以自然发酵产生乙醇。所以,或许是为了不要浪费发酵的食物,仓鼠演化出了超强的乙醇代谢能力

这种因为食物而“喝酒”的情况,并不只在仓鼠中存在。在马来西亚西部茂密的雨林里,笔尾树鼩(Ptilocercus lowii)、蜂猴(Nycticebus coucang)、大蕉松鼠(Callosciurus notatus)和几种老鼠,都以一种棕榈树(Eugeissona tristis)的花蜜为食,而这种花蜜中可含有多达3.8%的乙醇,可谓是真正的玉液琼浆了。而据估算,如果按照人类的酒精中毒摄入量标准,笔尾树鼩可能平均每3天就会有1天酒精中毒,但实际上它们可能演化出了独特的解酒机制,使血液和脑中的乙醇浓度维持在较低水平。

我们的祖先或许也经历了类似的故事。在荒野中,从树上掉落、发酵的水果中可能含有多达8.1%的乙醇,而类人猿常常以这些水果为食。在大约1000万年前,我们祖先体内的乙醇脱氢酶4的基因发生了突变,酶第294位上的丙氨酸变成了缬氨酸,使这种酶的乙醇代谢效率提升了40倍。而这差不多正好是我们的祖先从树上下地的时间,这个突变也许正好为它们适应地面上的生活赋予了巨大的优势,也让远在一切人类文明发源之前,“酒”就在某种意义上刻进了我们祖先的DNA里

尽管科学家已经发现了一些仓鼠代谢乙醇的秘密,不过乙醇代谢和对机体的影响是非常复杂的问题,即便是在人体中,这些问题也还没有完整的答案。

就本篇文章来说,还剩下的一个问题是:仓鼠真的不会醉吗?倒也未必,但可能得换种方法。在坎氏毛足鼠的研究中,科学家还做了另一项实验:向仓鼠的腹膜内直接注射乙醇溶液。注入体内的乙醇不再需要经过消化道和肝脏的考验,可以直接进入血液和淋巴中循环到全身。这一次,仓鼠很快就“喝高”了。

温馨提示:饮酒请适度,请勿酗酒,同时请不要轻易尝试给你的仓鼠灌酒。

参考链接:

https://www.theatlantic.com/science/archive/2021/12/alcohol-consumption-hamster-drunk/621125/

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3484320/

https://pubs.niaaa.nih.gov/publications/aa72/aa72.htm

https://doi.org/10.1016/0031-9384(95)00026-f

https://doi.org/10.1016/0091-3057(79)90121-7

https://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abs/pii/S037663571500056X

https://royalsocietypublishing.org/doi/10.1098/rsbl.2020.0070https://www.pnas.org/content/105/30/10426

https://www.sciencedirect.com/topics/medicine-and-dentistry/toxicity-of-ethanol

https://www.ncbi.nlm.nih.gov/books/NBK557381/

https://doi.org/10.1073/pnas.94.5.1675

https://www.pnas.org/content/112/2/458

原文标题:萌萌的仓鼠,喝起酒来比你还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