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小动物图片及名称大全,欢迎来到奇妙的动物世界,欢迎光临爱动物网!

欢迎小伙伴加入爱动物交流群:186478492  爱动物交流群

与熊为伴,铭记Else Poulsen

作者:佚名 2016-04-23 浏览: 2,454 评论:0

摘要: Else Poulsen和美国黑熊Grace在美国新泽西州(New Jersey)一家难民中心。这位熊类行为专家上周与世长辞,享年61岁。 Else Poulsen是一名作家,也是一名熊类行为专家,很少有人会像她一样对熊了若指掌。上周,她在加拿大安大略(On...

Else Poulsen和美国黑熊Grace在美国新泽西州(New Jersey)一家难民中心。这位熊类行为专家上周与世长辞,享年61岁。

Else Poulsen和美国黑熊Grace在美国新泽西州(New Jersey)一家难民中心。这位熊类行为专家上周与世长辞,享年61岁。

Else Poulsen是一名作家,也是一名熊类行为专家,很少有人会像她一样对熊了若指掌。上周,她在加拿大安大略(Ontario)的家中因癌症逝世,享年61岁。

假如这世上有种人叫“熊语者”(bear whisperer),那么Poulsen绝对是其中之一。她抚养、安慰、教导着熊,并从熊身上学习、聆听熊“诉说”他们的需求,还会帮助它们恢复健康。她分享北极熊二十年来第一次在自己爪下发现泥土时的喜悦,为小熊学会用臼齿砸碎坚果感到骄傲自豪。

中国和越南粗暴囚禁亚洲黑熊牟利的做法令Poulsen痛苦不已。此前,我和她就是因为此事相识结缘的。当时,我正在为自己的新书《动物调查者》(Animal Investigators)调查熊胆非法交易和熊胆农场的事。

Jill Robinson说,没有什么能阻挡她的脚步。(在她看来,)没有什么挑战是困难得无法克服的。她长期以来坚守的原则就是询问这些熊:”我可以为你们做些什么?” Robinson是香港组织亚洲动物基金会(Animals Asia Foundation)的创始人,她常常会寻求Poulsen的建议。

Poulsen最为人所熟知的一项本领就是抚平熊因为受到囚禁而留下的心理创伤。

Poulsen一生都在努力提高熊的生活质量。她在加拿大卡尔加里动物园和美国底特律动物园里当过动物管理员,为动物园、避难所、野生动植物复健人员提供过一对一咨询服务,帮助处于痛苦之中的熊,提高熊的生活质量。她总会毫不吝啬地提出自己的建议。此外,她还是Bear Care Group的创始人兼主席。Bear Care Group是一家由关怀照料熊类方面的专业人士组成的国际组织,组织成员会分享他们的经历与信息,帮助改善全球熊类生活,提高全球熊类保护意识。

Poulsen的文章里也处处可见熊的身影。她写了许多专业论文,还出了两本书:《微笑的熊:一位动物管理员探索熊类行为和情感生活的故事》(Smiling Bears: A Zookeeper Explores the Behaviour and Emotional Life of Bears)及《Bärle的故事:脱离马戏表演生涯后,这只北极熊重获新生》(Bärle\’s Story: One Polar Bear\’s Amazing Recovery from Life as a Circus Act)。

Poulsen认为,熊的外在行为可以反应它的内心情感。2010年,她曾公开分享过自己在这一方面的想法。我们节选了一些当时访谈的内容:

你一开始怎么会对熊产生兴趣的?

我想,(不是我选择了熊,而是)熊选择了我。1980年代早期,我刚开始在加拿大卡尔加里动物园(Calgary Zoo)工作的时候,曾做过长达四年的学徒。这一期间,你会在工作中接触到从蟾蜍到老虎所有动物。没有哪家大学会教学生这些东西。我以我自己的方式在动物园里工作,学习动物饲养,了解各种不同动物的自然行为。然后我发现(在所有动物中),我对大型食肉动物的理解是最透彻的。

有些人光靠看就能看出蟾蜍可能不太健康:“没错,那只蟾蜍生病了。”我?我只会觉得眼前的蟾蜍很健康——但事实上,第二天那只蟾蜍可能就四脚朝天挂了。我对两栖动物没什么好感。但是我很喜欢大型食肉动物。而且,随着时间的流失,我逐渐意识到,(在所有这些食肉动物中,)我似乎对熊有更深入的理解。

人们总是会问动物管理员,”他们最喜欢的动物是什么?” 就我而言,我最喜欢的动物就是最需要我的动物——我想,许多其他动物管理员也是这么认为的。

那么,哪只熊是最需要你的呢?

Miggy吧。她是一头美国黑熊。刚到美国底特律动物园(Detroit Zoo)的时候,她还很小,而且没有了妈妈。当时她只有8个月大,而且体型小于她那个年龄段美国黑熊的正常体型。她要和其他熊一起生活,因此,她吃饭的时候我必须和她呆在一起(教她怎么和其他人分享食物)。我们会一起弄开坚果壳——我用石头砸开坚果,然后给她看,告诉她坚果壳里有东西。一天,她心情不好,不像往常那样愉快活泼。她开始弄碎坚果壳。接着,她从喉咙里发出声音,咬了咬我的手。这是她发出的一个信号——她在跟我说,让我停下手头的事情,看着她。接着她就开始展示一只熊是怎么对付坚果的:她拿起胡桃,咬碎,然后把它吐出来——她就好像在说,这才是熊剥坚果的方式。她的基因开始教会她该怎么做了。

你是怎么开始接触了解熊的情感生活的?

在这样一个把动物关起来的地方(动物园),我花了很多时间才和熊一点点建立起“私交”。不好意思地说,我在和熊打交道打了好几年后,才开始理解熊的微笑。熊会因为满足而露出微笑,就像我们人类会因为满足而露出微笑一样。只不过我们满足的原因可能不尽相同。

人类母亲可能会因为自己的孩子做了一些看上去很滑稽的事情而露出微笑,熊妈妈也可能会在自己的宝宝做了一些可爱的举动或者做了一些令她满意的事时露出微笑。在这点上,人类和熊是相似的。不过,蒙大拿州的灰熊可能会在他爬到山顶,并在那里发现成千上万他可以吃的幼虫时露出微笑,我却不会因为这种事感到高兴,因为这对我来说没有任何意义。熊会根据他们的世界里对他们来说有意义的事流露出相应的情绪。

我们会本能地认为,熊是一种会生气的动物,他们会因此大声咆哮、吐痰啐唾,或者用后腿直立站起,甩给你一个凶狠的眼神,可能还会在空中挥爪乱拍,或者做出类似的动作。过去,我们常常会在电影里看到这样的情景。但是,我们这个社会却不让动物展露出相反的情绪,比如爱、快乐、愉悦等等——在我们看来,只有人类才能拥有那些情感。

你从工作中了解了些什么关于熊的知识?

每头熊都是一个独立的个体——就像每个人都是一个独立的个体一样。事实上,一头熊的个性是由三个部分组成的。(第一个部分是)遗传特性。每头熊潜意识里都确信,自己确实会成为一头熊。北极熊的基因告诉他,他应该生活在北极;马来熊的基因告诉他,他应该生活在丛林里;熊猫的基因告诉他,他应该吃竹子。除了先天基因,熊还会受到后天环境的影响。母熊会把她的宝宝带在身边,告诉熊宝宝周围有哪些东西是有用的,又该如何使用。

熊的另一个性格组成部分是熊本身的“个人历史”。熊和我们一样,是非常聪明的。我们的个人历史会对我们自身产生很大的影响,熊也一样。

熊的最后一个性格组成部分是熊当下所处的环境。我们拥有我们自己的历史和基因,然后我们当下所处的环境会教会我们该如何把那些历史和基因告诉我们的事情利用起来,教会我们该如何行事。就这一点来说,熊和我们是一样的。

我想,我写《微笑的熊》这本书的目的就是为了向人们证明,熊实际上是一种很敏感的动物,而且每头熊都有着由这三部分组成的独特个性。如果人们能够认识到这点的话,他们会想要保护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