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小动物图片及名称大全,欢迎来到奇妙的动物世界,欢迎光临爱动物网!

欢迎小伙伴加入爱动物交流群:186478492  爱动物交流群

那些爱啃人脑的寄生虫

作者:佚名 2015-11-11 浏览: 3,472 评论:0

摘要: 猫科寄生虫 龚地弓形虫(维基)是最著名且最受争议的神经系统寄生虫。这货极小,毫不显眼,不过一旦让它侵入大脑,就能彻底改变宿主的行为,其宿主包括老鼠、猫、人等。 弓形虫的生命始于猫粪,它的卵(也称卵母细胞、卵细胞)默默地窝在粪便中,等待猫、鼠等携带者的青睐。一...

那些爱啃人脑的寄生虫

猫科寄生虫

龚地弓形虫(维基)是最著名且最受争议的神经系统寄生虫。这货极小,毫不显眼,不过一旦让它侵入大脑,就能彻底改变宿主的行为,其宿主包括老鼠、猫、人等。

弓形虫的生命始于猫粪,它的卵(也称卵母细胞、卵细胞)默默地窝在粪便中,等待猫、鼠等携带者的青睐。一旦它们安全地沐浴在临时宿主温暖的肝脏中,卵母细胞就会变成速殖子,这低调的小东西破坏力却不小。这些速殖子伺机转移到宿主的肌肉、眼睛和大脑中之后,可以极有耐心地悄悄潜伏上几十年。

但是一旦发作,弓形虫速殖子会改变宿主脑部的脑化学。被感染的老鼠,甚至会因为闻到猫的味道而起性冲动,然后义无反顾地扑到猫爪之下献命;这些弓形虫随老鼠死翘翘了,但在此之前会释放速殖子缠上这只猫,而后卵母细胞再次在猫粪中迎来新生。

听起来挺可怕对吧,先别急着担心,毕竟老鼠不是弓形虫唯一的宿主。有研究人员估计,约30%的人类,也就是20多亿人脑中都潜伏着弓形虫呢~

这对人类行为会有什么样的影响呢?有研究发现,随着家猫饲养的普及,20世纪以来,精神分裂症患者急剧增加。

(#译者注:这也是弓形虫的一大争议点,维基上则说,有研究表明“猫只的主人和患上弓形虫病的风险增加没有相关性”。)

寄生虫研究者 Joanne Webster 介绍说:弓形虫感染的临床症状通常表现为活动程度变化、出现冒险行为以及反应时间的减少,也有部分病例更加严重,如精神分裂症。

另一篇发表在英国皇家学会学报B上的论文提出,弓形虫感染率较高的地区,这些小虫子对人类行为的累积影响会改变该地文化的行为模式。研究人员发现,受弓形虫感染的父母将其传染给孩子的概率高达30%。

变形虫(音译阿米巴,维基)

在野外远足时,无论多渴,切记远离那些看似救星的湖。这些可爱的小池塘里往往住满了福氏耐格里变形虫(维基),这是一种喜欢吃人脑组织的变形虫,俗称食脑变形虫。

福氏耐格里变形虫可以长时间以包囊的形态潜伏,在该形态下,它可以忍寒抗热耐干旱。一旦遇到棒棒哒宿主,它就会伸出假足变成活动体,侵入宿主的中枢神经系统,沿着神经纤维去找大脑。

钻入脑组织——通常是嗅球后,福氏耐格里变形虫就会通过假足吸食大脑。随着变形虫在大脑中繁殖、扩散,一路吸食大脑,宿主会从不适发展成语无伦次,乃至昏迷数小时。

症状初期会出现嗅觉和味觉变化,可能伴有发烧和僵硬。但是随后几天里,随着变形虫向认知结构深入,宿主会开始出现困惑感、注意力难以集中,并开始出现幻觉。下一阶段则会随着大脑失去控制出现癫痫和人事不省的症状。两周后感染者就会死亡——不过台湾曾经出现过一个挣扎了25天才死的患者。

虽然,福氏耐格里变形虫感染者很少,全世界一共只有数百例,然而死亡率很高。所以,要小心别随便饮用池塘里的水。

狂犬病毒

我们常被告知要远离野猫野狗,因为它们很可能携带着狂犬病毒。

这种子弹形的病毒,又小又狡猾,它们能躲过免疫系统的侦查。而且入侵新宿主极为简单,只要一个小伤口就够。一旦进入宿主的血液,它就开始快速接管细胞,将其变成狂犬病毒复制工厂,大量制造病毒。随着病毒的爆炸性增长,它们开始侵入中枢神经系统,向大脑进攻。

狂犬病毒不会安份地待在大脑某个部位,它们会找出在大脑中控制记忆、恐惧和感情的结构——海马体、杏仁核和下丘脑。它们不会随便吞噬脑细胞,而会改变这些细胞释放的神经传导物质。简而言之就是,它们会借宿主的大脑来对付宿主。

感染狂犬病毒的动物会因为恐惧而攻击周围的生物,感染狂犬病毒的人会对水和空气感到恐惧。如果未接受治疗,狂犬病感染者会陷入混乱状态,出现幻觉,攻击假想敌和无辜的旁观者。他们会失眠、盗汗,最终因为脑功能的混乱而麻痹瘫痪。几天之后,会因为心脏和肺部出现麻痹症状而死。感染狂犬病毒的人,基本活不了,迄今为止一共只有10例存活案例,好在疫苗效果还是极好的。

锥虫

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和亚马逊,有种小虫子,可以让人睡死。采采蝇(维基)喜欢吸人血,然而它携带的寄生虫锥虫(维基)则喜欢吃人脑。

锥虫的生命始于无脊椎宿主的内脏,它们遇到美味的哺乳动物体液时会迅速发展。感染的第一阶段称为血淋巴阶段,这个阶段锥虫生活在宿主的血液和淋巴结肿,慢慢地从椭圆状长出可以帮助蠕动的鞭毛。

待它们长大成年了,这些寄生虫就开始穿过血脑屏障——感染进入脑炎阶段。锥虫开始改变宿主脑细胞的结构和功能,导致宿主出现异常。由于锥虫改变了褪黑激素的释放机制,宿主开始出现头疼和失眠,睡眠异常的症状。不久之后,宿主便开始出现各种心理症状,从食欲变化到情绪沮丧到言语异常,最终出现难耐的瘙痒和颤抖。几年后,宿主变得无精打采、失去回应力,最终昏睡至死。虽然锥虫感染可以治疗,然而其症状太过不显眼,大多是懒癌入骨者的日常,所以经常无法及时发现,甚是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