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小动物图片及名称大全,欢迎来到奇妙的动物世界,欢迎光临爱动物网!

欢迎小伙伴加入爱动物交流群:186478492  爱动物交流群

我和流浪狗宁馨的故事

作者:佚名 2015-10-03 浏览: 2,249 评论:0

摘要: 作者:冯八飞 宁馨是条高位截瘫的流浪狗。 我们全家怕狗。 母亲怕狗,是因为解放前参加革命时已是北京破落贵族之家,穷人家孩子走到哪里都遭狗撵,吓怕了。父亲家更穷,是地道成都农民,更怕富人家的狗。 因此,他们从心底深处仇恨狗。可是,穷人再恨也不敢打富人的狗啊。所以...

作者:冯八飞

宁馨是条高位截瘫的流浪狗。

我们全家怕狗。

母亲怕狗,是因为解放前参加革命时已是北京破落贵族之家,穷人家孩子走到哪里都遭狗撵,吓怕了。父亲家更穷,是地道成都农民,更怕富人家的狗。

因此,他们从心底深处仇恨狗。可是,穷人再恨也不敢打富人的狗啊。所以,只剩下怕。

我也从小怕狗,因为50多年前在娘胎中被成都的狗追过。后来,年过80的母亲告诉年过50的我:我出生后,有次她少有下班时带了点心给我,兴冲冲走到小巷口,被一条狗追,跑得急摔一跤,但点心却举着并没有摔坏。正好遇到保姆抱着我来接她,她把点心递给我,当时很小的我对母亲说:妈妈别跑,别害怕。还给母亲擦眼泪。母亲很感动。

不知母亲有没有想到,50年之后,她会把这个故事讲给我听。

2004年陪老婆儿子去希腊圣托里尼岛,老有一条狗跟着我们,把我老婆吓得够戗,我一个大男人,也不敢轰它。结果,它这天跟了我们一路,弄得我们连这座世界上最美丽的小岛也没玩儿好。那时我们并不知道,这是友好的表示。

我和流浪狗宁馨的故事

(图:圣托里尼友谊狗)

因此,我们家从没想过养狗。那时住得不宽,也没地儿养。

倒是出去应酬,随大流吃过狗。2009年7月5日到东北师范大学开第6届认知语言学全国研讨会,在网上查到长春狗肉特别好,于是专门单独翘会,放弃已交了钱的会议伙食,跑到桂林路“三和狗肉”吃带皮狗肉和狗鞭,长春名菜,却觉得满嘴异味,少有的没吃完就走了。

这是我最后一次吃狗肉。

当时我并不知道,我突然不喜欢吃狗肉,是因为将要遇到小麦。

小麦当时还没出生。

2010年6月27日是个星期天,又到农场看房,房主张先生又问要不要他捡回来的那只小土狗。都问好几回了。我本来就想,住在农场,得养条狗,又怕更怕狗的老婆反对,于是装模作样问儿子“要不要”?儿子向来比较给我面子,看着我满眼的殷切期待就说“要”。大喜,不顾老婆的俩大白眼儿带回,取名小麦。就是“小Michael”。因为儿子在瑞思英语班上课,取个英文名“Michael”。是3个月大的小母狗。回来送去动物医院检查,说身上有很多跳蚤,吓得当时还不满10岁的儿子直问“被跳蚤咬了会不会死?”人家连澡都不给它洗,大约怕跳蚤跳到人家池子里游泳。

回来第二天,我就出差欧洲,小麦于是像所有麻烦一样直接扔给老婆。结果,老婆从此就不怕狗了。不仅如此,3年之内,就这一只小麦,让一大群生来怕狗的人变成汪星人粉丝:我们家、儿子姥姥家、儿子表哥家、儿子表妹家、儿子N个同学家……

因此,人生是需要麻烦的。无麻烦的人生,何等无聊。

因为要了小麦,不好意思,所以后来就买了张先生的房。于是,小麦神气活现地当了回还乡团:主人换了,但家还是她的家。

………………

关于小麦的故事,可以写一部长篇。

但今天想说宁馨的故事。

因为有了小麦,所以搬到农场后就需要每天遛狗。本来这个事儿是老婆大人主管,但后来她太忙,而我那时犯小人倒了霉,整天在家,于是我就摇身一变,荣升为临时老婆大人了。

这天傍晚去遛狗,看见一条黄黑相间的土狗,只有前腿能动,努力耸着双肩,用两只前腿拖着两条象树枝一样的后腿在地上爬来爬去。一个穿迷彩服的年轻人在喂它。问是谁把狗弄残的,他说不知道,是车撞的,他们从高速路边上把它带回来的。

我从此管它叫宁馨。后来我知道她也是头母狗。

农场里爱狗的人很多,小木屋前摆了不少水和狗食,于是第二天带了小麦吃的零食去喂宁馨,结果它缩到那座废弃的破旧小木屋中,狺狺叫着,不让靠近。伤害太重,宁馨对人非常戒备,也非常自卑,只有迷彩服过来它才会主动迎上去,其它人和狗走近,它就会十分努力地拖着身子尽快爬回小木屋去,不管来人多么友善。

它的眼睛从不敢看人,哪怕我手里拿着美味的狗食。除了迷彩服,它只接受一个中年妇女的抚摸。她告诉我,带它看过医生了,除过虫打过药,没跳蚤,不用怕。我说:我不怕它。不知她听懂了没有。

后来还问过那位女士能不能给它做手术把腿治好。她说,医生说不能做,因为不是腿断了,而是脊椎断了。

于是就想,那个撞它的人,是个什么样的人呢?他是躲闪不及撞的呢?还是蓄意的呢?他依然过得很好吗?还是从此过得很坏?

……………………

后来每天遛小麦都会看见宁馨,每次看见它都会觉得很伤感。同时觉得它很坚强。到后来每次走近都会非常期待:它还在吗?过得怎么样?偶尔看不见它,那一天整个人都不好。

特别奇怪的是小麦。我带她出门,她总是东嗅西嗅,什么东西都要前去研究一番,有时当然也去研究一下,呃,那个,就是大家都知道的,所以经常被老婆大人骂。偶尔有什么可以吃的,例如半个脏馒头之类,立刻不顾老婆高声斥骂,叨起来一边飞速逃跑一边一仰脖儿把无论多大的馒头一口吞进肚子,经常因此被老婆罚站。真是要惊叹它的食道可以瞬时撑得这么大。可是,每次我带她走过小木屋,却从来不去吃大家放在小木屋门口大把大把的美味狗食,连看都不看,直着脖子一路小跑就过去了。

她肯定听不懂人家讲的宁馨的故事。

那么,她是从宁馨谦卑的双眼中读到了这个故事吗?

…………………………

一天傍晚,我照例过去。结果看见一条大黑背站在小木屋前。狗的世界是典型的以强凌弱,我怕它追小麦,连忙护着小麦过去了。走了20米,忽然听见背后有狗吱吱叫。我又走了一步,突然反应过来,这是那条大黑背在欺负宁馨。全身的血腾地集体冲上大脑。我想转身回去,又怕夜色朦胧中小麦走丢,于是大声唤小麦,想抱着她回去支援。可小麦听见那种狗叫更害怕,夹着尾巴一溜烟向家里跑。

我从来没象那天这样恨小麦。

好容易把小麦带回家,我转身拿起一把铁锹返身冲将出来。邻居看着这个拿着铁锹气急败坏的半百老头儿十分好笑:半截儿入土的人了,有什么事儿至于这样?

至于!

等我气喘吁吁地跑到小木屋旁,黑背不见了,另一条小一些的黄狗正朝小木屋走。我刚才也见过这条狗,断定它也参加了欺负,于是大喝一声,把铁锹拚命往地上一拍,结果铁锹变成三截儿反弹老高,断了。黄狗吓得一溜烟儿跑不见了。我怕大狗再回来,拿着三截儿在小木屋门口站了有10分钟。

天已黑透,蚊子成群攻来,我得走了,轻轻走进小木屋一看,宁馨不见了。

回来后心情大恶。怎么办呢?不能把它抱回家来,因为爷爷奶奶对小麦已经意见很大,到现在也没完全接受,再添一条残疾狗,那真要家无宁日了。更重要的是,我虽然倒霉,却仍要上班,并没有时间和精力去照顾它。

就连冲过去帮它打架,也是可笑的。我还能在那里给它站一夜岗?

可是,我并不后悔。

……………………

第二天傍晚,我提前一点儿去遛小麦,走到小木屋。小木屋的门口装了崭新网格铁丝门。看来是有好心人装的,以免大狗进去欺负它吧?

走过去一看,宁馨不见了。

从此,那条黑背见我就逃。其实那天晚上我并没有追过它。它一定是嗅到了我满眼的歹毒吧?

从此,十分痛恨强奸。从此,认为印度永远赶不上中国,无论他们软件如何强。

从此,再也没见过宁馨。

非常非常想念。直到有一天看见那个中年女子,她说:是那个迷彩服把她带到他们家那个院儿去了。

后来很久,风闻那个院儿的主人是伟大领导人的姐姐。从此对伟大领导人观感大好。

其实,她不一定是姐姐。即使真的是,他也根本不会知道世界上有个宁馨。然而,对他的观感仍然大好。

……………………

这事儿我没告诉任何人,甚至没告诉父母和老婆儿子。

没人知道这条狗叫宁馨。包括它自己。只有我知道。

这就是我和她之间的故事。没什么重要。

可是,世界上有什么事儿是重要的呢?得诺贝尔奖?当部长?比李嘉诚还有钱?老婆比澳门赌王还多?好像也没有多重要。

于是,就写了。不是因为这事儿重要。只是因为难以忘怀。

想看看宁馨长得什么样吗?这样:

我和流浪狗宁馨的故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