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小动物图片及名称大全,欢迎来到奇妙的动物世界,欢迎光临爱动物网!

欢迎小伙伴加入爱动物交流群:186478492  爱动物交流群

“人肉”与虐杀:一场游走在法律边界的博弈

作者:佚名 2015-09-28 浏览: 2,556 评论:0

摘要: 这是一场反虐猫组织与虐猫者的对决。 在一个名为“小动物作业同好实验园地”的QQ群里,群主“崇景一郎”正在和大家讨论虐杀小猫的各种手法和用具。30人左右的群,主要用来分享虐猫的手法经验。虐猫的过程被拍成视频,上传为群文件,而其中大多视频的始作俑者是“崇景一郎”...

“人肉”与虐杀:一场游走在法律边界的博弈

这是一场反虐猫组织与虐猫者的对决。

在一个名为“小动物作业同好实验园地”的QQ群里,群主“崇景一郎”正在和大家讨论虐杀小猫的各种手法和用具。30人左右的群,主要用来分享虐猫的手法经验。虐猫的过程被拍成视频,上传为群文件,而其中大多视频的始作俑者是“崇景一郎”本人。

与这30人的虐杀群相比,反虐杀的力量显然要庞大得多。“可无”是“中国反虐杀联盟”的创始人,他创立的其中一个反虐杀群,就有成员五百多人,自2010年成立以来,该组织一直关注着社会上各种虐杀动物的活动。不同于普通动物保护团体致力于对受伤小动物的救助,反虐杀联盟主要靠在网上发现、曝光虐杀人的真实身份来援助动物。

一场用非常规的“人肉”方式阻击非正义的虐杀行动由此开始。

虐杀群

一个月前,“可无”在微博上看到9张虐猫截图,图片正是来自“小动物作业同好实验园地”的QQ群。

这个QQ群建于2014年11月,申请加入时需要审核认证,但当时的审核相对较松,它的作用就是要让外界知道他们的虐猫动态,核心人员还有一个内群,人员固定,一般人无法进入。

仅两周时间,群文件就上传了20多部虐猫视频,以群主“崇景一郎”上传的视频最多。“崇景一郎”极其血腥地虐待小猫、小狗等动物。3月19日,群友“灵魂教父”出差路过广州,约群主“崇景一郎”一起“玩玩”。他们在QQ群里进行了一次虐杀直播,画面中的男子还哼唱起轻快小曲。网友们发现,他们所在的房间里可以清晰地看到“7天连锁酒店”字样。

“可无”的线人卧底在“崇景一郎”的虐杀群里,3月12日上午带来了新消息:“崇景一郎”在虐杀群里告诉其他人,自己晚上要去“吃个鸿门宴”,和想要劝解他的爱护动物人士谈谈。

“我想这正好是一次展示的机会。在他们眼里,我们是社会底层,心理有问题的一拨人,我要去给他们展示一下我,让他们对杀小动物有一个新的认识。”QQ群截图里,“崇景一郎”似乎兴致勃勃。

这令“可无”异常气愤,“必须把这种变态‘人肉’出来。”“可无”说。

“人肉”

很快,在网友们的协助下,“可无”通过信息分析,最终认定“崇景一郎”是一个名叫雷明(化名)的青岛籍28岁男子。经多方打探,他得到了雷明的身份证号、出生地、户籍地址等基本信息以及雷明的三张自拍照,并于3月18日证实以上信息均属实。

网友们发现,作为“惯犯”,雷明已不是第一次被“人肉”了,他曾是虐杀贴吧的吧主,上传过很多虐杀猫狗的视频,早在2012年,就因被“人肉”,还在百度贴吧发了道歉帖。

“可无”写了一条长微博《群主崇景一郎事迹全公开》,汇总了所有“人肉”到的雷明的信息。“话说找到他的那一瞬间,我们无比激动,就像申奥成功一样。”“可无”在微博上感慨。同时,他还号召网友将长微博的内容发送到各国驻华大使馆邮箱,以防雷明出境。

这或许对雷明起到了震慑作用。“可无”加了雷明QQ。“我诚心道歉。现在我录视频。”雷明在QQ上对“可无”说。但在所谓的道歉视频中,雷明并未对虐猫表达悔意,只是对在网上传播视频和照片表示歉意。在接受当地电视台采访时,雷明甚至承认“人肉”出的照片是自己,但否认参与虐猫。

“可无”觉得雷明毫无诚意。当晚,他就把视频放在了微博上,“本来答应你不发的,但是你也让我摆正了态度,对付你这种人,就得干到底。”

紧接着,“可无”居然收到了与雷明一起虐猫的“灵魂教父”发来的9段虐猫视频,“这是赤裸裸的挑衅啊。”“可无”说。

依靠网友的力量,雷明的个人信息愈加详细,他的两张工行卡号,以及父母的姓名、工作单位和单位电话均被曝光。除了青岛的一处房产,雷家在北京的三处房产也被曝了出来。还有网友发现,雷明还拥有哈萨克斯坦永久居住证和5年的俄罗斯定居签证。

接踵而至的是网友们的种种质疑,雷父为公职人员,如何购买价值上千万的房产?怎么负担雷明长期居住海外的生活费?甚至有网友表示已向中纪委举报。

激进的反虐杀者

虐猫视频的刺激之下,雷明所有被“人肉”出的信息似乎也就成了谴责的渠道。

“我已经接了上千个短信和电话,把我都快骂死了。”雷明父亲说,自从网上公布他家信息后,他的手机就没有消停过,雷父就此事已向单位汇报,也已报警,“现在也讲不清楚,事情总有一个最终的结果。”

与此同时,“可无”想起了半个月前就“人肉”出的虐杀群“二把手”——“许晨晨”。

很快,“许晨晨”的真名、QQ号、手机号、在兰州的住址被“可无”公布在微博上。第二天,就有网友按图索骥找到了“许晨晨”所在的晨晨家电维修中心,并将现场照片再次发到微博上。

似乎意识到“人肉”的风险。4月3日凌晨,“许晨晨”通过微博向“可无”喊话:“可以认识一下吗?我是许晨晨”。接着,“许晨晨”更新了两条微博,将他知道的虐猫者名单的QQ资料截图,公开在了网上。

“许晨晨”的微博投名状并未让他摆脱危险。第二天,有六七个人借修东西为由,将他的家电维修证偷走,扔到隔壁化妆品店的垃圾桶里,还砸坏了玻璃柜上的电路板。“就是那些动物保护的人干的。”“许晨晨”说,“我不是什么‘二把手’,‘灵魂教父’可以为‘崇景一郎’徒手捉猫,至今住在一块,他才是‘二把手’。”“许晨晨”因试图劝说雷明放了一只大花猫,已被雷踢出了虐猫群。

“许晨晨”对打砸他店铺的动物保护者们颇有微词。三年前就有动物保护者“人肉”“崇景一郎”,“许晨晨”还提供过帮助,将“崇景一郎”的地理位置信息、招待所房间号都找了出来。“连实景地图都箭头标出,但是那些动物保护者也没有找到他。”在“许晨晨”看来,动物保护者们四年来一直被雷明牵着鼻子走,“他们只知道瞎搞,根本就不是想找到‘崇景一郎’。”

组织阿姨团

在“可无”看来,雷明和他的虐猫追随者们如此嚣张,是因为至今没有相关法律的制约,只能从道德层面进行谴责。

“可无”和“崇景一郎”的网络“决斗”远没有结束。“可无”的中国反虐杀联盟成员因此猛增,他重新设计了LOGO,发布了反虐杀联盟群规。4月11日,管理员统计了群成员所在地之后,开始筹备建群以来第一次有组织有计划的反虐杀行动,组织北京阿姨团赴青岛,要求当地相关部门传唤雷明,并让其公开道歉,解散虐杀组织。随着事件影响力的扩大,香港导演尔冬升、内地演员张馨予也相继转发了“可无”的微博。

然而,“可无”的做法显然已超出法律的边界。2014年10月,根据最高人民法院颁布的《关于审理利用信息网络侵害人身权益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网络用户或者网络服务提供者利用网络公开自然人基因信息、病历资料、健康检查资料、犯罪记录、家庭住址、私人活动等个人隐私和其他个人信息,造成他人损害,被侵权人请求其承担侵权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这就意味“人肉搜索”将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针对颇受争议的“人肉”,“可无”说,“我们就是要用这种方式推动动物保护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