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小动物图片及名称大全,欢迎来到奇妙的动物世界,欢迎光临爱动物网!

欢迎小伙伴加入爱动物交流群:186478492  爱动物交流群

猩猩,你为何要吃土?

作者:佚名 2015-09-02 浏览: 2,596 评论:0

摘要: 从乌干达的首都坎帕拉(Kampala)到默奇森瀑布国家公园(Murchison Falls National Park)的路上,会经过Budongo森林。这片森林裡,过去有许多桃花心木,也居住著许多猩猩。这些猩猩,过去食物中八成是水果与树叶,其他两成是花、树皮...

从乌干达的首都坎帕拉(Kampala)到默奇森瀑布国家公园(Murchison Falls National Park)的路上,会经过Budongo森林。这片森林裡,过去有许多桃花心木,也居住著许多猩猩。这些猩猩,过去食物中八成是水果与树叶,其他两成是花、树皮、昆虫与肉。

猩猩,你為何要吃土?

为什么要吃土?

最近这些年,这些猩猩们开始吃土、喝泥水、以及用嚼烂了的铁苋菜属(Acalypha)植物沾泥水放在嘴裡吸。而且,牠们并不是什麽土都吃的。猩猩们特别会去吃某一棵大树下的土,那裡的土质与大部分Budongo森林的土质不同。大部分Budongo森林的土是红棕色的,而那株大树下的土颜色比较浅而带灰色。同时,牠们喝的泥水也是来自于同样土壤。

于是有一些科学家们就开始对猩猩吃土这件事感到好奇了。猩猩当然不是钱花光了才吃土,如果是那样,牠们吃土会有个週期。事实上,猩猩在2005年之前并不常吃土。2005年以后,吃土的猩猩慢慢多了起来;到2012年以后,猩猩吃土变成了一种常态。

在这些年,猩猩的饮食有什麽变化呢?比对以前的纪录,研究团队发现,之前猩猩常吃的一种棕榈树(Raphia farinifera)不见了。

猩猩,你為何要吃土?

棕榈树(Raphia farinifera)by Ton Rulkens

除了补充铁质以外,吃黏土也有解毒的功效。由于这些黏土的成分可能就是高岭土,而高岭土可以吸附许多毒素。猩猩日常吃许多树叶与果实,难免也会吃到一些不太好的东西、有毒的成分,这时候,吃点黏土就可以帮忙解毒萝!棕榈树去哪儿了呢?原来是附近的淤草农夫把棕榈树给砍去捆淤草了。原本猩猩会吃腐烂中的棕榈,但这些年都吃不到了;而就在差不多这时候,猩猩们开始吃土、喝泥水。

所以,是否腐烂的棕榈枝叶提供了什麽养分呢?还有,那些土裡面,是否提供了什麽猩猩需要的养分呢?最后,腐烂的棕榈枝叶中所提供的养分,是否与土裡面的养分是相同的呢?

于是,研究团队收集了猩猩爱吃的黏土、用铁苋菜属植物沾泥水的土、以及森林中的其他土壤;黏土坑裡的泥水、其他土坑裡的泥水、河水来比较它们之间的养分是否不同。除此之外,由于猩猩也会吃白蚁巢穴的土,所以他们也收集了白蚁巢穴的土。

吃土的学问

比较的结果发现,最有营养的土应该要首推用铁苋菜属植物沾泥水的土,含有高量的钾、磷、钙、铁、锰、镁;另外,白蚁巢穴的土也不遑多让,除了钠离子极低以外,其他金属离子的含量都很高,尤其铁与铝的含量竟达一般土壤的十倍以上。至于猩猩爱吃的黏土,则呈现钠离子极低而铝离子很高的现象,代表这些黏土可能是高岭土。当然,这些土的矿物质含量都高过森林中其他地区的土。而泡过黏土的水,矿物质的含量也高过泡过森林中其他泥土的水,当然也比河水的矿物质含量高出许多。

分析的结果,猩猩们吃最多的黏土,矿物质含量虽然比一般的土高,但也不是那麽的「营养丰富」;至少与沾过铁苋菜属植物的土、以及白蚁巢穴的土差多了。那麽,为什麽还要吃土呢?缺钱吗?研究团队认为,猩猩们吃那些黏土,可能是为了口感。

研究团队记录了一百一十一次猩猩拿嚼过的植物沾泥水吸,其中有七十八次都是用铁苋菜属的植物,意味著猩猩在吸水用的植物种类的选择上,是刻意的。用铁苋菜属植物来沾泥水的好处在哪裡呢?或许是因为这类植物所含的缩合单宁(condensed tannin)可以有助于黏土中所含的铁被释放出来。这一带的猩猩有时会捕猎疣猴(colobus monkey),藉由吃疣猴肉来取得钠与铁。或许吸食用铁苋菜属植物沾取的泥水,做为补铁妙方,可以让猩猩们不需要这麽频繁地去捕猎疣猴。打猎总是有风险的,笔者在「动物星球」(Animal Planet)频道中看过猩猩打猎,总觉得风险也还是不小。

猩猩,你為何要吃土?

疣猴。图片来源:wikipedia

猩猩不是唯一当地会吃土的动物。当地的妇女在胃不舒服或怀孕时,也会吃黏土;疣猴也会吃黏土,甚至会喝自己的尿来把排泄出去的多馀的钠再吸收回来。

所以,猩猩吃土可不是因为月底了,而是为了补充养分喔!

参考文献:

Vernon Reynolds et. al., 2015. Mineral Acquisition from Clay by Budongo Forest Chimpanzees. PLOS ONE. DOI: 10.1371/journal.pone.01340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