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小动物图片及名称大全,欢迎来到奇妙的动物世界,欢迎光临爱动物网!

欢迎小伙伴加入爱动物交流群:186478492  爱动物交流群

乡村割猪佬

作者:佚名 2015-07-05 浏览: 2,594 评论:0

摘要: 余春明 家乡称阉猪为“割猪”。以前,猪是农家重要的经济来源,家家户户都要养猪,而且一般要养两头以上。那时,农村还是大集体,社员参加生产队的劳动,凭工分到年终领报酬,按人口多少分口粮和食油。平时家庭的日常生活开支就靠养鸡和养猪来贴补。于是,每年农历冬腊月,大家就...

余春明

家乡称阉猪为“割猪”。以前,猪是农家重要的经济来源,家家户户都要养猪,而且一般要养两头以上。那时,农村还是大集体,社员参加生产队的劳动,凭工分到年终领报酬,按人口多少分口粮和食油。平时家庭的日常生活开支就靠养鸡和养猪来贴补。于是,每年农历冬腊月,大家就要在附近物色打听谁家的老母猪下细猪(仔猪),什么时候开窝(卖);而且要早早下好定金,不然,就会被人先下手为强了。记得当时养老母猪的人家很少,待晚稻收割后,农活松了点,父亲就会挑着谷箩到下乡(邻近的公社)或者都昌的苏山等地去买。因为没有目标,只能边走边问,往往凌晨天未亮就带着干粮动身,要到傍晚摸黑才回家,还好,一般不会空手而归。小猪买来了,娘就像侍奉小孩一样拿最好的猪食喂它。所谓好猪食就是在稀饭里掺点菜叶。先用绳子捆住小猪的前腿腰部,拴在厨房门口的树下,等到大猪出栏(或卖到食品站,或过年杀掉供自己吃)再关进猪栏。如果没买到细猪,栏就要空了,浪费资源(洗锅碗的潲水和淘米水等)不说,关键是明年的指望就没了,这可是误了大事,因此乡亲们都非常重视。

乡村割猪佬

听父亲讲,买小猪时还有讲究。卖家煮好一锅粥,有的人还会在粥里放点盐,让小猪食欲大开,饱得不能再饱,才开始让买主挑,小猪按饱肚的重量计价。买的人有好几个,就凭眼明手快,能抓到公猪最好,抓到母猪只怨自己手气欠佳。原因是公猪割(阉)起来方便,母猪就麻烦多了。家乡称公猪为犍猪(阉割过的猪),母猪为草猪,以区别猪郎和猪婆(种猪)。虽然当时有兽医站,有一段时期还由集体统一支付报酬,但毕竟还要捎口信,甚至自己亲自到公社所在地去请兽医来;而犍猪就免了这些麻烦,在村里找个有经验的人就可解决。

家乡人称兽医当面时叫师傅,背后就叫“割猪佬”。跟他们搞熟了的人即使当面也以割猪佬呼之,似乎更亲热些,师傅也不见怪。以前,同行是冤家,割猪佬这个行业尤甚,他们有各自的“势力范围”,谁要是超越了,难免一番“恶战”。记得小时候,我们公社有两个割猪佬,一个叫“路生”,据说其母是在回娘家的路上生了他;一个叫“麻子”,真名已忘记,是绰号,因小时候患天花,脸上留下许多痂痕。他们还是一个大队的,不过他们的关系处理得不错。路生人高马大,手指头长,割猪抠花有优势;麻子个子矮了点,手指自然短些,割猪不如路生名气大。有时候,有人特地找路生来割,以求把稳,麻子也不在意。

当然,这只是就阉草猪而言。家乡人称草猪的卵巢为“花”,把花抠出来切割掉,草猪就失去了生育能力,也不会“叫”(发情),一心吃饱了睡,睡足了吃,便于长膘。割草猪有时间规定,要待小猪“叫”时(发情期)才可以通知割猪佬来。只有叫了,花(卵巢)才会充分膨胀,手指才可抠得到。

我们小孩子最喜欢围在旁边看割猪佬割猪,对于割猪佬一把抓住草猪一只后腿,随即按住它,单膝抵住猪的后腿部的动作佩服得不得了,虽然有东家按住猪脑袋,抓住前腿来配合,但是如果没有长期积累的经验是很难下手的。待草猪干嚎着动弹不得时,只见割猪佬用手拿起咬在嘴上的割猪刀,在猪的后腹部适当的位置切开一道小口,随即又将刀咬在嘴上,用右手食指斜伸着戳破猪的腹腔膜,尽最大可能地伸进猪的腹内,直到将卵巢全部抠出,再用左手拿下口里叼的刀割下卵巢,并抚平伤口,在地上抓一撮灰尘按在刀口上,就算万事大吉。都说畜生命贱,刚放开它,它就会马上爬起来,哼哼唧唧地又去找吃的。

至于割犍猪就容易多了,一般在叫(发情)之前就要割,一旦叫了再割,对猪的生长有妨碍。村里玩伴长颈(绰号)的父亲就会割,大家都叫他代劳。因为犍猪小,东家两只手分别抓住它的两条腿,使之倒悬着。长颈父亲就用一把剃头刀将其卵子袋(阴囊)割开,用手将其卵子(睾丸)挤出。割完后仍然是抓把土敷在刀口上就算完事。俗话说得好,犍猪的卵子,皮外之物。放开手,它照样活蹦乱跳,一点也不受影响。为村民帮忙,没有报酬,喝杯茶,吸袋旱烟,就算酬谢。

割猪佬在旧社会地位不高,但解放后都吃了国家饭,在兽医站上班,还兼了为猪打预防针和治病的任务,一年到头奔波于千家万户,也很辛苦。因此,乡亲们都很尊敬他们,每年每家都会按顺序安排吃饭,好酒好菜招待他们,不敢怠慢。如今,家乡基本没人养猪了,兽医站名存实亡,割猪佬的身影在人们的视野逐渐消失,成为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