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小动物图片及名称大全,欢迎来到奇妙的动物世界,欢迎光临爱动物网!

欢迎小伙伴加入爱动物交流群:186478492  爱动物交流群

肯尼亚狮子毒杀事件再续:秃鹫中招

作者:佚名 2015-12-13 浏览: 1,872 评论:0

摘要: 在肯尼亚的马赛马拉国家保护区,几只白背秃鹫正在享用新鲜的动物残骸。本周,11只白背秃鹫因为啄食中毒狮子的残骸而惨遭不幸。 撰文:Jani Actman 近几日发生在肯尼亚西南部的毒杀狮子事件已造成3头狮子丧生,另有5头狮子仍处于中毒状态,它们都来自马赛马拉国...

在肯尼亚的马赛马拉国家保护区,几只白背秃鹫正在享用新鲜的动物残骸。本周,11只白背秃鹫因为啄食中毒狮子的残骸而惨遭不幸。

在肯尼亚的马赛马拉国家保护区,几只白背秃鹫正在享用新鲜的动物残骸。本周,11只白背秃鹫因为啄食中毒狮子的残骸而惨遭不幸。

撰文:Jani Actman

近几日发生在肯尼亚西南部的毒杀狮子事件已造成3头狮子丧生,另有5头狮子仍处于中毒状态,它们都来自马赛马拉国家保护区的马沙狮群(Marsh Pride),也是英国广播公司BBC《大猫日记》栏目(Big Cat Diary)中的大明星。

虽然狮子是该事件中最受关注的受害者,但并不是唯一的受害者。11只濒临灭绝的白背秃鹫在啄食了前者的残骸后也不幸殒命,同时还引出了更为重大的关切。不管是非洲还是哪里,动物中毒都有可能导致食腐动物数量的下降,而且该类动物令人作呕的掠食行为常常让人避而不见,从而忽视了对它们的保护。

“这是个世界性的难题,”游隼基金会非洲区的副主任Darcy Ogada说道,这是个总部设于爱达荷州的非营利性组织。她在6月发表的论文中分析道,通过采集过去30年里26个非洲国家的部分数据,发现7800只死去的秃鹫中有60%都是中毒而亡。

与此同时,非洲大陆的8种秃鹫平均数量减少了62%,国际自然保护联盟将其中的4种归类为极度濒危。

大多数情况下,秃鹫中毒都不是人为蓄意的。就近日的肯尼亚狮子中毒事件而言,马赛族牧民是为了报复袭击牲畜的狮子,才对狮子下毒。官方已逮捕了两名嫌疑人,另有一人将作为重要证人出庭。

当然也有故意为之的,据周一发表在《羚羊》(oryx)期刊上的报道介绍,偷猎象牙的人极为恶毒,他们会故意对大象下毒间接害死秃鹫,这样就不会有盘旋上空的飞禽暴露他们的行踪。研究人员发现,2012年至2014年间,10余起偷猎案件就造成7个非洲国家共计150头大象和2000多只秃鹫的死亡。

数据分析

全世界共有23种秃鹫,不管是发达地区还是欠发达地区,它们都面临着各种威胁。

秃鹫数量全球分布

美洲:数量恢复中

对加州兀鹫的数量统计始于上世纪初,当时的情况惨不忍睹。经过数十年的努力,其数量得到了逐步恢复,但猎人使用的铅弹存留在部分猎物的残骸中,仍会导致食腐的加州兀鹫铅中毒。

非洲:数量下降中

非洲的秃鹫面临着极为严峻的考验,牧民为了保护自己的牲畜而毒杀狮子,以及偷猎者为了防止秃鹫暴露他们的踪迹,这些都间接或者直接的伤害了秃鹫。部分秃鹫的种群规模在过去十年间缩减了一半。另外当地仍有不少巫医认为,借助秃鹫大脑的魔力可以看到未来。

印度:失控

印度的秃鹫数量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急速坠落。印度教教徒敬奉牛,禁止食用牛肉,所以牛死后大多置于野外,但当时对牛使用药物双氯芬酸已十分普及,结果造成食腐的秃鹫肾衰竭而亡。直到2006年,印度才禁用这种药物。

非洲秃鹫数量下降的原因

上世纪90年代中期,印度秃鹫数量的暴跌被称为“亚洲秃鹫危机”。 Ogada介绍道,印度教教徒敬奉牛,对病重的牛会采用止痛药双氯芬酸来缓解痛苦,但却间接的伤害了食用这些死牛的秃鹫。

据卫报介绍,西班牙也会使用该药物,而欧洲95%的秃鹫都生活在那里。

在北美,猎人所用的铅弹会存留在部分猎物的残骸中,使得加州兀鹫很容易铅中毒而亡。自1987年野生加州兀鹫消亡以来,人类的圈养保护计划使其数量出现了明显回升。

虽然秃鹫在民间大众的心目中并不高贵,但从生态学上来说是极为重要的一环。它们拥有高度发达的消化系统,甚至食用患病的动物残骸也毫发无损。如果没有它们的存在,病菌传播的可能性会大大提高,因为像土狼这样的食腐动物或者城市中的野狗都不足以胜任这一岗位,Ogada介绍道。

比如说印度,野狗取代秃鹫作为主要的食腐链,结果狂犬病爆发了。德班自然科学博物馆(Durban Natural Science Museum)的鸟类馆馆长David Allan曾在今年7月向国家地理学会分析道,这些本不该发生的狂犬病使得印度的医疗保健支在1993年至2006年间增加了2200亿元人民币。

肯尼亚狮子毒杀事件持续发酵,这只秃鹫不幸中招。据报道,马赛族牧民为了报复狮子侵袭牲畜而设计将狮子毒死,间接伤害了秃鹫。

肯尼亚狮子毒杀事件持续发酵,这只秃鹫不幸中招。据报道,马赛族牧民为了报复狮子侵袭牲畜而设计将狮子毒死,间接伤害了秃鹫。

Ogada对秃鹫的喜爱更甚于生态学的范畴:“它们看起来酷毙了。它们会在争吵中嘶鸣,会在冲突中踢踹,充满了野性的魅力。”

然而马赛马拉国家保护区正上演着不幸,随着土地细分和私有化进程的加速,牧区面积持续减少,人类和狮子的冲突不断恶化。众所周知的是部分马赛族牧民会在傍晚把牛群赶入马赛马拉国家保护区,那里的牧草要肥美的多,但这是违法的,Anne Kent Taylor解释道,她是马赛马拉保护区的自然资源保护者,同时也是国家地理学会的大猫救援小组代表。

虽然毒杀狮子事件中所用的农药仍在化验室中进行详细鉴定,但人们普遍认为是高毒性的氨基甲酸酯类。像丁硫克百威和卡巴呋喃这样的农药在欧盟和美国都是禁用的,但却常见于野生动物毒杀事件。

2009年,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曾在《60分钟》栏目中报道过马赛马拉国家保护区的毒杀狮子事件,总部设于费城的卡巴呋喃生产商对肯尼亚的呋喃丹(Furadan)采取了回购计划。

但就像Ogada担心的一样,非洲各国也应该着重控制高毒性农药的获取途径。“更何况滥用农药的危害远不止野生动物遭到毒杀这一个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