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小动物图片及名称大全,欢迎来到奇妙的动物世界,欢迎光临爱动物网!

欢迎小伙伴加入爱动物交流群:186478492  爱动物交流群

大角羊迁徙记:空运成拯救濒危物种新途径

作者:佚名 2015-04-19 浏览: 1,780 评论:0

摘要: 大角羊是一种濒危动物,为了帮助它们重新占领曾经的领地,加州鱼类和野生动物管理局通过空运的方式使其摆脱人类和美洲狮的威胁。 上个月,包括这只母羊在内的13只大角羊被放入约塞米蒂国家公园,靠近其位于内华达山脉领地的北部地区。 摄影:Steve Bumgardne...

大角羊是一种濒危动物,为了帮助它们重新占领曾经的领地,加州鱼类和野生动物管理局通过空运的方式使其摆脱人类和美洲狮的威胁。

大角羊

上个月,包括这只母羊在内的13只大角羊被放入约塞米蒂国家公园,靠近其位于内华达山脉领地的北部地区。

摄影:Steve Bumgardner, 国家公园管理局/约塞米蒂国家公园保护协会/美联社

撰文:Jeff Wheelwright

在加州隆派恩镇海拔3000余米的一块野营地上,还残留着少许尚未融化的积雪,体格娇小的生物学家Alex Few正在为全体工作人员做最后的部署。突然间传来了直升机的声响,而后大家才看到飞机出现在低矮的美国黑松林上空,鲜红色的机身与内华达山脉灰色的峭壁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谁负责抽血?谁负责收集数据?记住:膝盖一定要放在大角羊头部之下。” Few说道。

飞机上吊着一根绳索,绳索上有三个橘黄色的吊索,每个吊索上都悬挂着一只内华达山脉大角羊。

三组野生动物工作者纷纷跑向直升机,一分钟后又从直升机扬起的灰尘中跑了出来。每组工作者都抬着一个担架出来,担架上放着一只大角羊,羊的眼睛被眼罩覆盖着,四条腿也被绑在一起,只剩下黄褐色的侧面裸露在寒冷稀薄的空气中。

为了拯救内华达山脉大角羊,加州鱼类和野生动物管理局试图将其运往空旷的领地,而且这样做确实有效。濒危的内华达山脉大角羊是北美大角羊的亚种,曾经一度下降到100只上下,如今已经增加到600只左右,达到了其历史水平的一半。

大角羊主要分布在内华达山脉,其栖息地分布比较松散,但仍有关联。由于人类的狩猎,再加上从绵羊身上传染的诸如肺炎和疥疮等疾病的影响,大角羊种群数量逐渐减少,导致它们慢慢失去联系,最终彻底相互隔离了。此外,美洲狮还以它们为食,对其种群也有一定影响。

加州野生动物生物学家选定了12块相邻的栖息地,希望使这些领地内的大角羊种群恢复为稳健的状态。他们没有选用人工繁育的大角羊,而是从野外捕获了健康的野羊,其中大部分是怀孕的母羊,利用它们来扩充这12个领地内的种群规模。

生物学家们不指望大角羊重新占领其昔日的领地,因为大角羊尤其是母羊不喜欢在森林中迁徙,那里有它们的天敌美洲狮。大角羊喜爱在空旷的悬崖和峭壁中活动。

“如果你看到过它们在悬崖间穿行,你就知道有多震撼了,它们确实属于那儿。”加州鱼类和野生动物管理局的主管Tom Stephenson说道。

先抓捕,后体检

为了找出大角羊群,直升机飞行员会跟踪大角羊颈部无线电项圈发出的信号。发现大角羊之后,一个枪手就对着羊发射经过改造的猎枪,这种猎枪能撒下一张网将其困住。然后直升机降落,另一个机组成员跳出飞机,为大角羊蒙上眼睛,捆绑好四条腿,然后放进吊索。

三月末的今天抓捕的几只大角羊来自海拔4200多米的兰利峰,它们将被运往约塞米蒂国家公园大教堂山脉中的新家。
不过在运往新家之前,它们首先要在半途中接受全面的检查,因此加州野生生物学家在隆派恩镇附近设立了一个野营地。野营地内共有包括志愿者在内的25人,他们都在Few和Stephenson的领导下工作。由于常年接触大角羊,Stephenson的衣服都染成了棕色。

母羊的角微微卷翘,不超过60厘米长,非常适合两人配合检查。首先他们利用吊秤称量羊的体重,一只普通母羊的体重在45千克左右,而公羊可能是其两倍重。工作人员通过卷尺测量大角羊脊柱的长度,同时计算出其下颌齿的数量,根据这些数据就能推测出它们的年龄。

雄性大角羊

雄性大角羊也是约塞米蒂国家公园的新居民,其角要比雌性大的多,体重更是能达到雌性的两倍重。

摄影:Steve Bumgardner, 国家公园管理局/约塞米蒂国家公园保护协会/美联社

接下来,他们会把大角羊的脖子弄湿,使其颈静脉暴漏出来以便抽血化验。然后再用鼻拭子和粪便拭子测试其是否有疾病和寄生虫。

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工作人员会尽量保持安静。与此同时,他们会用直肠温度计跟踪测量羊的温度,体温能够反映其紧张程度。

尽管对羊做了各种折腾,它们的呼吸还是会慢慢平稳下来,大角羊的镇定程度确实非常惊人:似乎从戴上眼罩那一刻起,它们的野性就消失了。

“我接触过的动物中,羊是最为镇定的。一旦被抓之后,它们就放弃抵抗了。” 来自俄勒冈州的野生动物兽医BudAdams说道。

Stephenson从一只母羊身体的一侧抓了一把羊毛,轻轻一扯皮肤就露出来了,母羊也没有表现出丝毫畏惧退缩。Stephenson把一个超声波探头贴在皮肤裸露的地方,探测母羊是否怀孕。在做这项工作的同时,他解释说大角羊的羊毛很容易与身体分离,可能是在躲避捕食者的过程中形成的适应力,捕食者很可能咬到一口羊毛,羊却能安然无恙的逃跑。

所有的检测工作结束后,工作人员就会抚摸自己负责的羊的头部,这时候它们看起来就像是蜷缩在主人身边的带着面具的狗。加州鱼类和野生动物管理局的Cody Massing说羊是反刍动物,必须反刍吃进去的食物。“我们让羊的头一直抬着,有助于其打嗝,”他解释道。

下一站,约塞米蒂国家公园

不过一旦把大角羊抬到卡车上,除去其眼罩和束缚后,它就立刻变得野性十足了。如果再把它推入一个大的金属运输箱,就需要很多人的协助了。Alex Few站在一个轮胎上,侧着身体使劲推。Stephenson也在一边喊道,“放开之前先把羊腿推到箱子里去!”进入之后大角羊还在不停的踢箱子。

接下来,这些大角羊将会乘坐卡车行驶120公里,向北到达利韦宁,那里将有另一家直升机把它们运往约塞米蒂国家公园。那天晚些时候的新闻报道了此事,还展示了Stephenson、 Few及另一个团队成员站在金属箱子顶部的画面,恰好这个时候他们拉开了箱门,大角羊纷纷慌乱的跑进新环境,就像水塘中受惊的鳟鱼一样。所有的大角羊身上都有一个耳标和两个无线电项圈——一个用于卫星定位,另两个用于近距离追踪。

经过5天的奋斗,10只母羊和3只公羊被成功的送入约塞米蒂国家公园,7只母羊和4只公园被送往红杉国家公园的南部区域。

Stephenson估计,如果想让大角羊摆脱掉濒危的状态,还需要再均匀的放入30只母羊。“以它们目前的繁殖速度看,预计不用5年就能完成目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