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小动物图片及名称大全,欢迎来到奇妙的动物世界,欢迎光临爱动物网!

欢迎小伙伴加入爱动物交流群:186478492  爱动物交流群

秦岭的动物朋友

作者:佚名 2015-10-30 浏览: 2,171 评论:0

摘要: 作者:白忠德 我庆幸生长在秦岭深处一个叫佛坪的地方,能接触到好些动物朋友。 野鸡、锦鸡、杜鹃、竹鸡、画眉、斑鸠,是我小时常见的,听着它们的歌声、看着它们嬉戏,我就像一棵小树不知不觉长大了。夏夜,秧田里传来一阵阵高高低低、或急骤或舒缓的蛙鸣,我早已习以为常,但...

作者:白忠德

7

我庆幸生长在秦岭深处一个叫佛坪的地方,能接触到好些动物朋友。

野鸡、锦鸡、杜鹃、竹鸡、画眉、斑鸠,是我小时常见的,听着它们的歌声、看着它们嬉戏,我就像一棵小树不知不觉长大了。夏夜,秧田里传来一阵阵高高低低、或急骤或舒缓的蛙鸣,我早已习以为常,但那夜半大公鸡的一声啼鸣,竟使我莫名振奋。我在山上放牛时经常被野鸡吓一跳,走过丛林或灌丛时,它会突然从里面扑腾腾飞出来,边飞边发出“咯咯咯”的叫声和两翅“扑扑扑”的鼓动声。野鸡比家鸡略小,尾巴却长得多,雄鸟羽色华丽,善于奔跑藏匿。野鸡,现在是被冤枉了,可我们那里依然这么称呼,几乎没谁知道它那很好听的学名——环颈雉。那时锦鸡多得很,对面山坡上那片松树林里,到处活跃着它们灵巧的身影,雄鸡羽毛是艳红伴着金黄,夹在一群麻褐色的雌鸡中间格外显眼。我们那里把杜鹃鸟称为“阳雀”,“贵——贵阳”、“贵——贵阳”,能不知倦怠地叫个通宵,常常把我听得心里发酸,生出些薄薄的凄凉。“竹半斤毛四两”,意思是说竹鸡重半斤,毛老鼠——松鼠的俗称,有四两重。竹鸡有多重我没有验证过,可我知道它的个头要比家鸡小,常年生活在竹林和灌木丛,麻褐色饰着红色斑点,没有野鸡胆大,远远地发现人,就急忙躲起来。我是惊讶于它们的鸣叫,何以能预知天气的变化。竹鸡似乎喜欢沉默,一旦“天作怪”、“天作怪”地叫起来,第二天肯定变天下雨。

至于兔子、麂子、野猪,就在我家周围山上活动,还时常跑到地里吃庄稼。雄野猪最是胆大,竟然偷偷溜进村子,与家养母猪“偷情”,让母猪生出些长相丑陋却不染瘟病的小家伙。

后来,我在佛坪的光头山、药子梁、大古坪见识了“秦岭四宝”,便惊叹于大熊猫的绵里藏针、金丝猴的精灵敏锐、羚牛的刚健持重、朱鹮的矫捷高贵。它们的存在,是一首首传承历史、延续自然的诗歌,让我诵读,沉醉其间。

还是在这片高山密林,我见到了鬣羚、斑羚、林麝、麂子、刺猬、秃鹫、金雕,以及各种色彩丰富、或呆笨或聪慧的雉鸡……

大学毕业后,就在古城一所高校谋生,还能经常见识麻雀、鸽子,春夏季节有一些候鸟,远远地也能听到“咕咕——”等的鸣叫。西安是座大都市,人众车多,雾霾悬空,近些年却重视植树造绿,引来这些可爱的曾一度消失的鸟儿,便觉得自己很幸运。

动物是我的邻居和朋友,曾经与我朝夕相处,而今和我同居一城,是我生命中的一份子。然而,我对这些朋友又了解多少呢?

我经常自嘲自己是个吃动物饭的。从2003年开始,我将创作的目光投向秦岭,书写我眼里心里的动物朋友,以一颗平等真诚之心,与它们交流谈心,倾听记录它们的前世今生、喜怒哀乐。

人类和所有生物共同享有这个星球,曾经相依相存,共同面对大自然的残酷和挑战。然而,有一天人类的技能大大超出一切其他生物,占据了全部优势。动物成了被支配、被掠夺的对象,它们的生存及其命运就不再是自己的事情,更取决于我们人类的态度和行动。我们曾疯狂捕杀动物,满足自己不断膨胀的欲望;我们也曾大规模开荒种地、建房修路,把动物逼到狭窄偏僻荒寒的地方。这些年,我经常看一些动物类节目,目睹着动物世界的血腥残忍,然而它们的残杀和劫掠仅仅以吃饱为准,绝不滥杀和无谓占有,倒是我们人类强大到疯狂的地步,能制造一切,从流言蜚语到试管婴儿,甚至将来可能会面世的克隆人;也能毁灭一切,使地球上每小时毁灭一个物种,而人类制造的核武器更是能把地球毁掉几十次。

我是经常深入秦岭,遭遇过羚牛、黑熊、野猪这些凶猛的动物,往往有惊无险。我的经历告诉自己:动物,并不可怕,只要你熟悉它、尊重它、敬畏它,它就同你亲近友好,做出牺牲,为你奉献。

秦岭,是野生动物最后的一片生存净土,却并非是它们的天堂,因为影响威胁其生存的因素依然存在。有一天,当秦岭动物都消失的时候,我们人类不知将面临什么样的灭顶之灾。这绝非夸张吓人之辞。瘟疫曾经毁灭掉古罗马帝国,而地震、海啸、洪水更是能吞噬一切……

为了我们自己,请善待秦岭的动物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