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小动物图片及名称大全,欢迎来到奇妙的动物世界,欢迎光临爱动物网!

欢迎小伙伴加入爱动物交流群:186478492  爱动物交流群

作者:佚名 2015-07-18 浏览: 2,402 评论:0

摘要: 余一卒 月辉清澈,倾泻在麻布蚊帐上,勾勒出窗外榆树夸张而虚幻的影子。 一只泥蝉趴在蚊帐的角落里。孩子不明白,呆头呆脑的、喑哑的泥蝉,怎么就变成了可以振翅疾飞且鼓噪不已的蝉?他还没听说过“金蝉脱壳”,也不晓得“蜕变”究竟是什么?他只是有一丝儿惶惑,抑或一点点的嫉...

余一卒

月辉清澈,倾泻在麻布蚊帐上,勾勒出窗外榆树夸张而虚幻的影子。

一只泥蝉趴在蚊帐的角落里。孩子不明白,呆头呆脑的、喑哑的泥蝉,怎么就变成了可以振翅疾飞且鼓噪不已的蝉?他还没听说过“金蝉脱壳”,也不晓得“蜕变”究竟是什么?他只是有一丝儿惶惑,抑或一点点的嫉恨。他端坐在帐幔里,安静地等待。睡意如同一条曼妙的蛇,一点儿,一点儿,将他慢慢吞噬——

无边无际的蝉唱。

蝉

乡村里到处是树,榆树、苦楝、洋槐、泡桐……我们打着赤膊,穿一条大而无当的裤衩,游走于房前屋后、田间地头。我们远离树荫下的草席,也放弃了弄堂口的棋盘,只为找寻金色的蝉蜕——药房里干瘪的老头儿说,蝉蜕是一味药,卖给他可以换钱!一个就值几分呢!我们做梦也想不到,那些黏着泥土、一碰就碎的玩意儿居然可以入药?至于“金钱”的诱惑,就更无法抵御了。

每一棵树上都有蝉蜕。树干上趴着,枝条边挂着,树叶下悬着,地面上也随处可见。我们的网兜慢慢就装得满满的。起先彼此之间还和睦相处,各捡各的,谁都不干涉谁。后来就不成了。两人同时发现一个,免不了一番争执,求助于三毛——他年纪最大,说一不二;有时失手掉下一个,却被捡去鲸吞了;实在气不过的,小个子也会暴怒着向大个子叫骂,两厢一阵骚动,大伙拉开才了事。于是,一个个嘟嘟囔囔,骂骂咧咧。我们成群结队地“扫荡”了湖滩上的杨树林子,又去“围剿”张家墙门外蔬菜地(村里只有这么点儿旱地,各家占一小块。四周长着一圈杂七杂八的树木,也不知道是谁、啥时候种下的),张家大爷又是呵斥,又是举着粪勺追打——谁让踩烂他家的菜畦,还偷摘了他家的黄瓜呢?大伙儿只好壮着胆子往村西头的坟地“开拔”。我们遭遇了一条吐着信子的蛇;还围追堵截过一匹黄鼠狼,在一股子臭气下败阵而归;顺带着掏了几处鸟窝,不过,啥也没有。

烈日又狠又毒。汗水从我们的额头、背脊、胸脯渗出来,在黝黑的皮肤上汇成河,裤衩浸渍得可以滴出水来,脸上、胳膊上的伤更是火烧火燎地疼。热得难受,就在树阴里坐下来。三毛靠着坟堆问,换了钱,你们都做啥啊?大家七七八八议论开了。有的说买冰棍,那种五分钱一根的奶油冰棍,一天吃它三根;有的说买铅笔,用他哥剩下来的铅笔头写不好字,尽挨老师骂;拖鼻涕的卫林说攒着,将来盖房娶媳妇,马上招来大家的哄笑。三毛摆出一副老成持重的样子,拍拍卫林的肩膀说,我的儿,等你擦干净鼻涕,爹一定给你娶媳妇!大伙儿更是笑得满地打滚,哼哼呦呦起不来。

于是浩浩荡荡来到镇上药房。老头扶着眼镜,逐个审视网兜里的蝉蜕,边看边说都是碎的,不值钱,整个儿才值钱。大家都傻了,后悔光想着多捡一些,塞得多了就挤碎了。想理论几句,却又不敢,生怕连碎的都不要了。老头挑挑拣拣又弄碎了许多。没办法,一股脑儿全卖给他,也没能赚回几毛钱。至于所有的美好愿望,自然都打了折扣。后来的采集就揣着万分小心,保证蝉蜕齐齐整整不缺一条腿。可老头说有货了爱卖不卖。不得已,只能又一次贱卖了。为此,每每路过药房,我们都恨恨的,却又无可奈何。

可一到夏天,总有孩子加入到捡蝉蜕的队伍中,为了几分钱,在烈日下奔波——有什么办法呢?物质匮乏的年代,一分钱都是宝贵的;而一颗蹩脚的水果糖,也足以让人垂涎三尺……

捡蝉蜕是意识到有利可图后才做的。最初对蝉的兴趣当然是玩儿。正如其他游戏一样,只为消磨过于漫长的酷夏。弄堂口的“厮杀”败招迭出,树阴下的美梦难以为继,往往迁怒于此起彼伏、铺天盖地的蝉鸣。抓了蝉,挠它鳞甲似的腹部,引起声嘶力竭地鸣叫,引以为乐——我们都不明白蝉何以用“肚皮”说话和唱歌?

泥蝉是无意中发现的。有人捉来养在鞋盒里,过一夜,居然蜕了壳变成新蝉了。三毛得意地说,新蝉的翅膀如同清水一样透明,通体嫩绿色,后来才渐渐变黑,变丑。三毛又说他亲眼目睹了蝉的整个蜕壳过程:先是泥蝉的头顶裂开了缝,探出一颗脑袋来;而后沿着背脊一点点裂开,露出玉一样的青白色——他知道啥是“玉”么?接着两条前腿挣脱出来,然后再使劲撑着,一点儿,一点儿,慢慢爬出来。他眉毛一扬,还说这不是随随便便能看到的,因为只在夜里发生!

孩子有些黯然,三毛眉飞色舞的样子仿佛蜇刺了他。他也挖了个泥蝉。他没有鞋盒,就挂在蚊帐里。他愿意一整夜都守候着,守候着——只要不在同伴面前显得孤陋寡闻,他什么都愿意。

清晨,阳光闪亮。孩子猛然醒来。他有点儿莫名的懊恼,转瞬又惊讶得合不上嘴——一个金色的蝉蜕,恬静地挂在蚊帐一角。更要命的!一只青绿色的、躁动的蝉,正在狭小空间里迅疾地振翅飞翔!如同一道安详的绿色闪电!翅膜震颤的乐声,那么清晰,那么悦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