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小动物图片及名称大全,欢迎来到奇妙的动物世界,欢迎光临爱动物网!

欢迎小伙伴加入爱动物交流群:186478492  爱动物交流群

西沙探鸟岛

作者:佚名 2015-07-20 浏览: 1,802 评论:0

摘要: 李庆生 从空中俯瞰西沙群岛,34座小岛像一朵朵睡莲漂浮在绿波万顷的南中国海上。西沙群岛上栖息着鸟类40多种,常见的有鲣鸟、乌燕鸥、黑枕燕鸥、大凤头燕鸥。 朝阳透过云层,将万道光束投向海面。大海醒了,碧波之间闪烁着点点金辉。此刻,我跟随生物考察队登舟出海,驶向西...

李庆生

从空中俯瞰西沙群岛,34座小岛像一朵朵睡莲漂浮在绿波万顷的南中国海上。西沙群岛上栖息着鸟类40多种,常见的有鲣鸟、乌燕鸥、黑枕燕鸥、大凤头燕鸥。

朝阳透过云层,将万道光束投向海面。大海醒了,碧波之间闪烁着点点金辉。此刻,我跟随生物考察队登舟出海,驶向西沙群岛的海鸟王国。

西沙探鸟岛

蓝白两色的考察船行驶在海面上,船尾喷吐着白色浪花,几只红嘴鸥扇动着翅膀,尾随着我们。突然,一条银色飞鱼嗖的一声擦着水面飞去。就在它投入海水的瞬间,一只红嘴鸥箭似的俯冲下来,将飞鱼一口叼起。原来,船惊动了飞鱼,飞鱼是红嘴鸥的美味佳肴。

“红嘴鸥也叫笑鸥”。科考队长王教授说,“你们听,笑鸥笑了。”果然,红嘴鸥“哈啊……哈啊……”带着战利品,笑着向天际飞去。

王教授说:“红嘴鸥是我国沿海最常见的一种鸥类。在海上,我们还经常能见到银鸥。银鸥以水中的鱼儿为食,也吃鼠类。有人统计过,1200只银鸥3个月能消灭25万只害鼠。银鸥喜欢群居,一二百只聚在一起飞行,暴风雨到来之时,更显示出它们的英姿。”

“快看,那就是森屏滩!”

不知谁在船头喊了一声,我把目光移过去,见前面不远处有个沙滩小岛,沐浴在南国的骄阳下,就像碧海托起的一盘银珠,美妙异常。

我们登上了森屏滩。呵,这里真是个热闹的海鸥王国!到处栖息着黑枕鸥、风头燕鸥、乌燕鸥。这些海鸟见我们光临此地,一点儿不惊乱,在我们身边飞来飞去,伴随着欢快的鸣叫声,使这沙滩小岛充满了生命活力。沙滩上有许多小小的浅凹,这便是鸟儿们的家了。浅凹旁边总会有几片贝壳,是海鸟从远处衔来放在家门口的,仿佛要装饰一下自己的居室。沙地上鸟蛋很多,俯拾皆是,我们若是不注意,一脚就能踩碎好几个。这儿的鸟蛋不全是孵化的,充足的太阳光为小海鸥出世提供了条件。

考察队队员开始分头采集标本,用于研究鸥类分布和繁殖生态。我看见一只快做妈妈的凤头燕鸥伏在窝上,便走过去,一把抓住了它,不料引来了一场风暴。燕鸥发出刺耳的尖叫声,成群的燕鸥“格呜,格呜”叫着飞过来,又扑下来袭击我,与此同时,鸟粪像雨点似的劈头盖脸撒下来。王教授见情况不妙,当即朝天开了一枪,这才把愤怒的燕鸥们惊散了。

采集标本的任务完成之后,我们乘船来到西沙的东岛。这里是鲣鸟的天下。一棵棵舒展婆娑的椰子树,月光花攀援缠绕在光油油的羊角树上,开出白的、紫的、粉红的大喇叭花,蝴蝶在花间追逐嬉戏。透过晶莹的枝叶,我们可以听到秧鸡的鸣叫。岛中部是一池碧如明镜的草塘,塘里的清水倒映着对岸奇峭的珊瑚岩和参差错落的树影,把东岛的秀容尽收其中了。

顺着鲣鸟的叫声,我们走进了高大的避霜花林中,鲣鸟的家就安在这些树杈上,一棵树上有十几个窝。鲣鸟一点不怕人,特别是正在孵蛋的雌鸟,即使你用木棍捅它,也不愿弃蛋而走,顶多是立起身忽扇两下翅膀,便又蹲下来继续尽它做母亲的职责。

王教授指着一只蓝晶晶的大嘴巴鲣鸟说:“人们常常误认为鲣鸟与海鸥同属一类,其实在分类学上,它们是完全不同的两个目、两个科。海鸥属于鸥形目、鸥科;而鲣鸟属于鹈形目、鲣鸟科。在西沙群岛有两种鲣鸟,一种是红脚鲣,另一种是褐鲣,它们彼此为邻,相处得十分和睦融洽。”

“听说西沙渔民把鲣鸟称为导航鸟,这是为什么呢?”我问王教授。王教授说:“鲣鸟每天早晨成群结队地飞到海上觅食,傍晚又回到海岛过夜,这种有规律的定向飞行,能给渔船指示方向。”

这时,一只鲣鸟拍打着翅膀落在窝上,王教授对我说:“鲣鸟胸前鼓鼓的,那里有个嗉囊,可把两三斤鱼储存在里面带回来,喂食幼鸟或正在孵蛋的母鸟。”“鲣鸟忍饥耐饿的能力特别强。西沙群岛台风期很长,台风一到,狂风大作,暴雨倾盆,鲣鸟不能下海捉鱼,不吃不喝也能活上半个月。台风过后,岛上一片狼藉,到处是被刮断的树枝、摔死的幼鸟和破碎的鸟蛋。可是,鲣鸟们很快重建起家园,产下新卵。鲣鸟每年繁殖三次,一次产卵一枚,每年总有一定数量的小鲣鸟孵出并成长起来。”

“那现在这岛上有多少鲣鸟呢?”

“至少有五六万只吧。”

怪不得地上有这么厚厚一层鸟粪呢!我们踏在上面感觉像踩在海绵上一样。王教授告诉我,西沙各岛的林地上都有1~2米厚的鸟粪层,经过风化之后,变成了鸟粪磷矿,有的含磷高达20%。鸟粪层表面铺有半尺多厚的枯枝落叶,与散落下来的鸟粪形成质地松软的鸟粪土,是很好的有机肥料。

我们从鲣鸟林中出来,走到海边沙滩上,一只又黑又大的鸟不知从何处蹿出来。

“那是军舰鸟!”王教授一边说,一边举起双筒猎枪,只听“砰”的一声响,大黑鸟应声栽到大海里去了。我正要开口问为什么开枪打这鸟,王教授倒先解释起来了:“军舰鸟又称强盗鸟,这家伙可恶极了,它从不下海捕鱼,专门拦路抢劫鲣鸟的劳动果实。它一见鲣鸟从海上捕鱼回来,就从林中蹿出来,它那一双坚硬的大翅膀在短距离可以飞得很快,一下子就能追上鲣鸟把它抓住,然后用翅膀使劲抽打它的胸部,还大声恫吓它,令其把鱼乖乖吐出来。军舰鸟在岛上往往与鲣鸟共同居住在一棵树上,有这样一个强盗做邻居,使鲣鸟感到不安,因为它经常强占鲣鸟的窝。”

我提起这个强盗看了看,早就一命呜呼了。王教授风趣地说:“瞧,这就是强盗应得的下场!”

当晚霞挂起的时候,鲣鸟纷纷飞回来,落在苍郁高大的避霜花树上,宛如千万朵绽开的棉桃。金色的晚霞像透明的纱幕,轻轻罩在这风光如画的小岛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