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小动物图片及名称大全,欢迎来到奇妙的动物世界,欢迎光临爱动物网!

欢迎小伙伴加入爱动物交流群:186478492  爱动物交流群

去听听那鸟声

作者:佚名 2015-06-28 浏览: 1,601 评论:0

摘要: 毛世芳 也许是城居日久。一个人,在车水马龙中踽踽独行,面对着钢筋水泥的重峦叠嶂,淹埋在嘈嘈切切的市声里,常常会觉得耳鸣、耳重了起来,有些浑浑噩噩的。夜读《世说新语》孙子荆“漱石枕流的”故事,忽然很想寻一佳处,“枕流以洗耳,漱石以砺牙”,以得清新!可巧,恰好有朋...

毛世芳

也许是城居日久。一个人,在车水马龙中踽踽独行,面对着钢筋水泥的重峦叠嶂,淹埋在嘈嘈切切的市声里,常常会觉得耳鸣、耳重了起来,有些浑浑噩噩的。夜读《世说新语》孙子荆“漱石枕流的”故事,忽然很想寻一佳处,“枕流以洗耳,漱石以砺牙”,以得清新!可巧,恰好有朋友邀约往罗田,到河铺冰臼采风。一听这地名,顿时心生欢喜,欣然起行!

车行一路,风物宜人,抵河铺时,已近正午。镇长老周,是战友的同学,推荐说,先去唐家山吧,看看古树,听听鸟声?

一行人沿河堤上山。正是初夏时分的光景,沿堤路上,溪流湍湍,木叶欣荣。成排成片、满山满野的板栗树,已经抽出了细细长长的花穗,有早开的,树冠上覆着一层层浅黄的白,风中隐隐地透出绰约的香来。路边将熟的麦子与油菜,乃至田园山岭,都笼在荫荫的绿里。

唐家山是个村,坐落在青山的怀抱,绿树村边合,古木参天。村前百十见方的横岗上,居然还留存着近十棵一两百岁的苦楮与古枫,高耸入云,浓荫蔽日,庇佑着这一片山村的宁静。为护古树,村民们在林外筑起了院墙,为宜休憩,又在林中建起了亭榭,人与自然,怡然相适,和谐共生。院墙外的月亮门边,有乡人还题写了联句,对比眼前的场景,忽然就让我想起那副“……问槛外青山,山外白云,何处是唐宫汉阙;……看溪边绿树,树边红雨,此中有舜日尧天”的名联来!

游走在岗上,仰望古树,不禁让人感慨于生命的鲜活与旺盛,而抚摸树干,又令人喟叹于生命的不屈与坚韧。经过百年岁月的生命积累,这些大树,既有着沧桑古老的韵致,却又枝繁叶茂绿意葱茏。日照高林,缕缕阳光从绿叶的缝隙里洒下来,变得薄而细碎,就连这林中的空气,也显得格外的明净爽洁,将人映照得有些清凉、有些通透、有些沉迷!

去听听那鸟声

蓦地,我听到了一个声音。那是静谧的乡村里,仿佛“空中闻天鸡”般陡然而起的一声高昂鸡鸣。这鸡鸣,一下子划破了山中的寂静,就像是磨镜一般地,瞬时擦亮了我的耳膜。刹时间,一阵阵鸟声,透着细瓷般的质感,一会儿清潺,一会儿昂奋,由远及近,清清纯纯地传到了耳边,打进了心里。

我四处搜寻着。在这绵密的山林里,一时间难以捕捉到鸟儿们的身影,只能用听觉去感受和辨别它们的方位与种群。那树丛里,“嘀嘀咕咕”的,似乎是斑鸠的低唤罢?林梢上,“啾啾啁啁”的,应该是八哥的和鸣了!那辽远的,划过山脊的“小麦快割”,定然是布谷鸟的轻啼!而“叽叽喳喳”的,无疑是属于屋檐上一群欢快的喜雀了。它们悠扬婉转,时而明快,时而深情,时而轻巧,时而激越,似“高山流水”,又似“环佩叮咚”,敲击在我心里,荡起一圈圈细密的涟漪。

鸟声如洗。在山村里,在古木林中,静听着这阵阵天籁之音,虽然是此起彼伏,百转千回,却又是抑扬顿挫,各姿各雅,热闹而不喧哗,融洽而不嘈杂,仿佛一股清泉,沿着你的耳膜、顺着你的脉络,缓缓地流遍全身,洗彻肺腑,让人心旷神怡,通体舒畅,又似浅饮佳醪,齿颊留香。恍然间,只觉得这鸟声深合我意,轻轻地、微微地,撩拨着心弦,让那颗蒙尘而肿胀的心,片刻消融,变得新鲜而轻捷,妙不可言。

鸟声清澈。阵阵的鸟声里,夹杂着山野田园的清新气息,洁净得无可挑剔,似乎有行云流水的音符在内,随脉而动,宁静爽心。鸟声从四面八方涌来,我恍然就觉得自己是枕在鸟声之上了。那清澈的鸟鸣,在我耳膜上跳动,好像伸手就可抓住。鸟儿们一定是把我的耳膜当成锣鼓了,不停地温柔而又亲切地敲打。有鸟声的时光,才是真正时光啊,大概正是这种感受,才让诗人们留下了“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屋上春鸠鸣,村边杏花白”、“山光悦鸟性,潭影空人心”这般美妙的诗章!

鸟儿原来喜欢赶热闹的。一只鸟叫了,另一只鸟就鸣唱相和。一声冗长,另一声就轻短;一声浑浊,另一声就清脆。然后三声、四声,就像赶趟儿一样,一会儿,就变成了百鸟齐鸣。一阵鸣声完毕,渐渐平歇,可待会儿,又莫名地掀起又一个高潮,与乐队相类,与乐章相同。那一刻,我感觉生命与生命似乎是相通的,只要心存一份恬淡与宁静,心存一份朴实与天真,人与鸟之间,又何尝不可以沟通呢!

很长时间没有听到山鸟的原声了!山中鸟与笼中鸟是极不相同的。有人说:鸟儿是繁衍在人类天空中缤纷的花朵!很难想象,没有鸟儿飞翔和鸣叫的天空,会是多么的空荡和寂寞。在城市的生活里忙忙碌碌,在狼藉的生命旅途中艰难寻觅,心中总是杂音满地,难得有那份聆听鸟声的意趣与心情。喧嚣,让我们越走越远;而回归自然,才能让我们寻回远去的本真。乡村,虽然有些凋敝,但这块厚重的土地上,依然洋溢着鲜活的勃勃生机,在山水田园里听一听鸟声,我们的灵魂和肉体,终于同栖一处。

从山村里出来,为寻找难得一见的中国最美小鸟“蓝喉蜂虎”,我们行至唐家山水库。青山绿山之间,层层的梯田从山腰尽情地往山脚下延展,水田如镜,反射着丽日阳光。站在水库坝上,远望层峦,静听鸟声,朗润的心情,尽情游弋在这山色空蒙的清新意境里,沉醉在这毓秀清灵的山水之间。

抬头望,天,是蓝天那样蓝;树,是绿树那样绿;云,是白云那样白。清幽的夏风里,鸟声啁啾,上下飞鸣。忽然就忆起陶渊明的那几句诗来——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