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小动物图片及名称大全,欢迎来到奇妙的动物世界,欢迎光临爱动物网!

欢迎小伙伴加入爱动物交流群:186478492  爱动物交流群

知名恐龙专家眼中的侏罗纪世界

作者:佚名 2015-06-23 浏览: 1,454 评论:0

摘要: 电影《侏罗纪世界》中对恐龙的描述都准确吗?我们来看一下来自伦敦自然历史博物馆的Paul Barrett的观点。 “人们想要看到更大,吼叫更响亮,有更多利齿的恐龙。”侏罗纪世界旅游区的主人如是说,在这里,旅客可以和地球的史前庞然大物来一场亲密接触。电影严谨按照...

知名恐龙专家眼中的侏罗纪世界

电影《侏罗纪世界》中对恐龙的描述都准确吗?我们来看一下来自伦敦自然历史博物馆的Paul Barrett的观点。

“人们想要看到更大,吼叫更响亮,有更多利齿的恐龙。”侏罗纪世界旅游区的主人如是说,在这里,旅客可以和地球的史前庞然大物来一场亲密接触。电影严谨按照这一准则制作,大量壮观的恐龙还有生活在侏罗纪和白垩纪的海洋动物和飞行类爬虫动物都出现在银幕上。这是原始的侏罗纪公园理所当然却又极端的发展结果,是另一个世界:一个所有动物都经过基因改造的功能主题公园。这些动物不仅仅是从灭绝中“活过来”了,而且通过修正和改造以满足追求刺激的公众的需求。然而就如我们所想,不好的事情开始发生了。像所有有着邪恶的怪物的电影一样,坏坏的人造恐龙被它的人类创造者所嫌弃。

侏罗纪公园电影系列的原型的创新性在于有着非常深厚的科学依据来支撑起这个故事:先是发现恐龙的DNA(虚构的),然后用克隆技术来复活它们。古生物学中已经证明这些一直进化着的物种是现代鸟类的祖先,和20世纪50年代那些二流影片中的笨拙的蜥蜴型怪物不一样,这里的恐龙是有感情,行为复杂的动物。侏罗纪公园提高了公众对于古生物学的关注度,增加了博物馆的入场人数,还是向全球观众介绍有关恐龙的新观念的载体,让先进的科技深深铭刻在公众的脑海里。

剪切和粘贴

但是,科学在《侏罗纪世界》中退居二线了。我们看到一些新的动物,例如吞食鲨鱼的沧龙——实际上那不是恐龙,只是已经灭绝的水生蜥蜴,但我们对它们一无所知,而且自原版侏罗纪上映的20年来,恐龙科学并未取得新进展。在一个场景里,其中一个角色说“侏罗纪世界里没有自然的东西!”这就免除了电影制作者的顾虑,不需要真的让电影里的恐龙像真正活着的动物一样。毕竟,这些生物都是用已经稀释了的DNA碎片合成的——所以,即使侏罗纪世界的基因工程师们想让它们尽量地接近真实,这些人造的动物也不是真正的恐龙。这种诡辩让旅游区的科学家可以创造新的吸引点,一条凶猛致命的Indominus rex,有15米长,是暴龙、迅猛龙、树蛙和乌贼基因的混合物种。它有着超常的能力,懂得躲避红外线热成像仪和改变体色,而且它有着优秀的智力以至于用爪子把皮下安装的追踪设备抠了出来。也许这对于故事充满悬疑的展开是一个聪明的影片设定,但从一个古生物学家的角度来看具有让其他恐龙听命于其的能力就是败笔了:这部电影是错失机会的代表,它没有尝试至少植入一个《侏罗纪公园》里由众多新发现创造的刺激点,而这些发现甚至推动了恐龙科学的前进。

可能最明显的缺憾是没有羽毛了。20世纪90年代中期在中国境内发现的巨大化石启示我们许多恐龙不只是鸟类的祖先,它们本身也覆盖着羽毛。我们目前知道大多数的肉食恐龙都长有羽毛,在鸟儿用这些羽毛翱翔天际之前,羽毛的主要功能是展示和保暖。非常多的流行科教书、纪录片和最近上映的电影都开始将他们的食肉恐龙描述成被羽毛覆盖的:为什么《侏罗纪世界》不这样做呢?即便这看起来很简单的一个恐龙形态上的转化可以轻松赢得眼球但似乎仍然被排斥了,因为“体格的巨大更恐怖”——尽管本人觉得一只有羽毛的迅猛龙可以和光秃秃的一样有效率地将我开膛破腹。电影中许多对于恐龙的描写也是不够科学的,例如剑龙的尾巴下垂(一般会是更加水平放置的);还有四足恐龙属的三角恐龙在飞奔(这种恐龙根本就跑不快)。

错失良机

我不推荐的其中一个点子就是电影中对迅猛龙的整个训练部分——这些恐龙,在最初的电影里也是如此,被塑造成几乎是真实大小的两倍大。虽然以爬虫类的标准来讲(迅猛龙)算是聪明的了,但用你钢炼一样的眼神盯着这群只有鸵鸟水平的智力与学习能力的利齿、大爪、敏捷的猎手,用奇怪死老鼠肉作为奖励,还是很有可能以不好的结局收场。至于几个不幸的游客被翼龙叼飞的场景则犯了基础的物理错误:即使是有着强壮胸肌的最大的双齿形翼龙,仅是火鸡大小的它们要叼起一个普通体型的人类是十分不合理的,更别说那些放假在高档餐馆中酒足饭饱的人了。

更加难以察觉的是,除了数不清的古生物学上的失态,整部片子还隐约有反科学的意味。主角都不是从事科学研究的人,仅有的几个科学家也是塑造成了那种是非不分、只会听从命令为邪恶的军事团体服务的角色。现实中,科学界很大程度上都是以享受发现的乐趣和拓展我们对于宇宙的认知作为驱动力的,然而《侏罗纪世界》只关注其消极的一面:当科学被用于非正途时。是的,我知道这只是一部电影,但是一些积极的角色还是很有用的,尤其是在我们的历史上,人类遭遇重大的社会危机的时候——气候变化,食物短缺——需要新的科学家去做出回应。

除开那些极其令人反感的有关科学的片段,我不得不承认我还是享受《侏罗纪世界》的:这是一部兼具大恶棍、拍脑袋时刻和精彩场景的有趣、节奏鲜明、动作冒险大片。可是,你不会从中学到任何新的恐龙知识,这是一个羞愧之处。

本质上,这是一部经典纯粹的怪物电影——只是有些怪物是基于对曾经活着的动物的稍微陈旧过时的描述罢了。

编译:Chandevampi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