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小动物图片及名称大全,欢迎来到奇妙的动物世界,欢迎光临爱动物网!

欢迎小伙伴加入爱动物交流群:186478492  爱动物交流群

同一种动物的叫声,每个国家却不尽相同

作者:佚名 2015-06-17 浏览: 3,890 评论:0

摘要: 为什么一样的猪叫,在日本是“boo boo”的叫声,在波兰是“chrum chrum ”,法国是“groin groin”,而在瑞典却是“nöff-nöff ”? 全世界形容动物叫声的拟声词不尽相同,差异非常有趣。这也反映了不同语言的独特韵味和气质。研究不同...

为什么一样的猪叫,在日本是“boo boo”的叫声,在波兰是“chrum chrum ”,法国是“groin groin”,而在瑞典却是“nöff-nöff ”?  全世界形容动物叫声的拟声词不尽相同,差异非常有趣。这也反映了不同语言的独特韵味和气质。研究不同语言的拟声词也是探索语言乐趣的途径之一。  狗叫  意大利语:bau bau  西班牙语:guf guf  牛的叫声在所有语言冲都是“m”开头,但是乌尔都语是个例外,在乌尔都语里牛叫起来是“baeh”。类似的日语的猫叫声也非常与众不同,并不以“m”开头,而是nyan nyan地叫。  对于语言的起源语言学家争议非常广泛。其中一种【包哇理论】认为语言是从人类模仿自己感知到的动物的叫声开始逐步演化的。尽管如此,对于全世界动物拟声词的研究却不是很多。其中Quack Project 这个研究让伦敦的多语言学校的学生们模仿自己感知到的动物叫声。结果证明了不同语言对于不同动物的叫声的模仿方式非常不同。  在另一份研究中,来自阿德雷德大学的Derek Abbott教授对这个问题进行了研究,可以说是目前该问题研究范围最广泛的文章之一。他的研究关注的是漫画中形容这些动物叫声的书面拟声词。  目前他的研究还在持续当中,而且还处在初级阶段——他发现黄蜂发出的两个音是不同国家之间差异最大的。除一种语言外,所有语言对蜂著名的嗡嗡声都是用一个z或者一个s表示。但是在日本,蜂的声音是“boon boon”。完全找不到z的音。Abbott说在所有自己找到的拟声词中,这个结果让他最吃惊。  Abbott的另一个惊人发现是英语拟声词的古怪特性。他说在英语里鹅叫是honk,火鸡叫是gobble gobble,相比其他语言英语很奇怪。英语里形容一般的大鸟叫声是squawk,但是其他国家的人根本不知道squawk对应的拟声词是啥。英语里公鸡叫声是“cock-a-doodle-doo”,荷兰语里是kukeleku,德语是kikeriki,匈牙利语是kukuriku,这么一比,英语是如此特殊。  这些声音的差异反映出了一些文化和语言学上的差异。在英语里狗叫声可以用woof、 yap、 bow wow、 ruff、 growl等形容,比其他语言更加丰富,因为英语国家是人均狗拥有率最高的。然而在不同的地理和不同的环境下,相同的语言也有不同的用法。在澳大利亚,骆驼被引进内陆地区,所以骆驼叫是grumph,然而在美国或者是英国,作者还找不到什么词能够来表示骆驼的叫声。类似的情况还有西班牙公火鸡的clou clou,但是在墨西哥,人们用goro-goro-goro表示同样的叫声。  瑞典卡尔斯塔德大学进行过一项关于动物的叫声是如何转移到符号系统(语言)里来的。这种理论认为,人类形容小型动物的叫声的拟声词往往包含更多字母表开头的元音,这些原因用来象征更高的音调。大而笨重的动物的拟声词往往包含字母表后边的元音,用以代表低沉的音调。  其实不用语言的拟声词反应的更多的不是动物,而是人类自己。听到同样的声音用不同的拟声词发出来,你就能体会不同语言之间的可塑性有多强。同样的欢呼声,意大利语是evviva ,立陶宛语是valio ,菲律宾语是mabuhay ,英语是hurrah。

为什么一样的猪叫,在日本是“boo boo”的叫声,在波兰是“chrum chrum ”,法国是“groin groin”,而在瑞典却是“nöff-nöff ”?

全世界形容动物叫声的拟声词不尽相同,差异非常有趣。这也反映了不同语言的独特韵味和气质。研究不同语言的拟声词也是探索语言乐趣的途径之一。

狗叫

意大利语:bau bau

西班牙语:guf guf

牛的叫声在所有语言冲都是“m”开头,但是乌尔都语是个例外,在乌尔都语里牛叫起来是“baeh”。类似的日语的猫叫声也非常与众不同,并不以“m”开头,而是nyan nyan地叫。

对于语言的起源语言学家争议非常广泛。其中一种【包哇理论】认为语言是从人类模仿自己感知到的动物的叫声开始逐步演化的。尽管如此,对于全世界动物拟声词的研究却不是很多。其中Quack Project 这个研究让伦敦的多语言学校的学生们模仿自己感知到的动物叫声。结果证明了不同语言对于不同动物的叫声的模仿方式非常不同。

在另一份研究中,来自阿德雷德大学的Derek Abbott教授对这个问题进行了研究,可以说是目前该问题研究范围最广泛的文章之一。他的研究关注的是漫画中形容这些动物叫声的书面拟声词。

目前他的研究还在持续当中,而且还处在初级阶段——他发现黄蜂发出的两个音是不同国家之间差异最大的。除一种语言外,所有语言对蜂著名的嗡嗡声都是用一个z或者一个s表示。但是在日本,蜂的声音是“boon boon”。完全找不到z的音。Abbott说在所有自己找到的拟声词中,这个结果让他最吃惊。

Abbott的另一个惊人发现是英语拟声词的古怪特性。他说在英语里鹅叫是honk,火鸡叫是gobble gobble,相比其他语言英语很奇怪。英语里形容一般的大鸟叫声是squawk,但是其他国家的人根本不知道squawk对应的拟声词是啥。英语里公鸡叫声是“cock-a-doodle-doo”,荷兰语里是kukeleku,德语是kikeriki,匈牙利语是kukuriku,这么一比,英语是如此特殊。

这些声音的差异反映出了一些文化和语言学上的差异。在英语里狗叫声可以用woof、 yap、 bow wow、 ruff、 growl等形容,比其他语言更加丰富,因为英语国家是人均狗拥有率最高的。然而在不同的地理和不同的环境下,相同的语言也有不同的用法。在澳大利亚,骆驼被引进内陆地区,所以骆驼叫是grumph,然而在美国或者是英国,作者还找不到什么词能够来表示骆驼的叫声。类似的情况还有西班牙公火鸡的clou clou,但是在墨西哥,人们用goro-goro-goro表示同样的叫声。

瑞典卡尔斯塔德大学进行过一项关于动物的叫声是如何转移到符号系统(语言)里来的。这种理论认为,人类形容小型动物的叫声的拟声词往往包含更多字母表开头的元音,这些原因用来象征更高的音调。大而笨重的动物的拟声词往往包含字母表后边的元音,用以代表低沉的音调

其实不用语言的拟声词反应的更多的不是动物,而是人类自己。听到同样的声音用不同的拟声词发出来,你就能体会不同语言之间的可塑性有多强。同样的欢呼声,意大利语是evviva ,立陶宛语是valio ,菲律宾语是mabuhay ,英语是hurra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