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小动物图片及名称大全,欢迎来到奇妙的动物世界,欢迎光临爱动物网!

欢迎小伙伴加入爱动物交流群:186478492  爱动物交流群

乡下的鸟儿

作者:佚名 2015-05-02 浏览: 1,502 评论:0

摘要: 查群芳 在我的邻居里,说着异族语言的小鸟,和我交情最深,它们春天爱歌唱,夏天爱飞翔,一直陪伴着瘫痪了十多年的我。 鹧鸪 鹧鸪、灰喜鹊、白头翁在屋后的杉树或靠窗的枇杷树上筑巢。母亲说鹧鸪是有着冤屈的童养媳变的。“爹爹姑姑,油煎豆腐,吃没吃到,打一顿屁股。”它的叫...

查群芳

在我的邻居里,说着异族语言的小鸟,和我交情最深,它们春天爱歌唱,夏天爱飞翔,一直陪伴着瘫痪了十多年的我。

鹧鸪

鹧鸪

鹧鸪、灰喜鹊、白头翁在屋后的杉树或靠窗的枇杷树上筑巢。母亲说鹧鸪是有着冤屈的童养媳变的。“爹爹姑姑,油煎豆腐,吃没吃到,打一顿屁股。”它的叫声沉闷,像从地底下很深的洞里发出来。八哥、麻雀在屋后壁洞里筑巢。小八哥出洞练习飞翔时,护飞的八哥总是一阵激烈叫嚷,好不紧张。三五成群的麻雀经常偷吃母亲的鸡食,还互相客气道“吃吃吃”。紫燕是春天的信使,它们把春天到来的信息衔进路灯周围的燕窝———好像那是泥筑的一个小小的邮箱。燕子邮差也有烦恼,时常因为麻雀占据它们的豪宅而搬来救兵,一群燕子一字排开,叽叽喳喳,麻雀反客为主,强占燕宅,毫不羞愧。还有很多不知名的有着美丽羽毛的鸟儿在门前栀子花树上、窗台上、小路上停留,窥探,溜达,好像一个个不期而遇的朋友,总是带给我好心情。

去年我坐在门前透过雨帘痴痴地望着那片老树林,探寻早春枝头的歌者,良久寻觅不见,写了一首小诗《雨中的啼鸟》:枝头的歌者和树一样青黑/看不见它们的身影/只有空灵的清音透过细雨的帘/不染尘/当人和黄土一色/藏身于墓碑背面/是否还会有清音存于世间/被吟咏

有时和朋友们聊天,我常说自己几乎不听流行音乐,我听的都是鸟叫,他们都笑。从小就是这样。乡下,宁静、清幽,远离都市的喧嚣。乡下人像躺在诗里的一个个安静的汉字,活在一种清韵里。近十年来,大部分乡亲都被时代的浪潮席卷山外,农耕慢慢退出这片土地。现代化的村庄华丽而更加清静,家乡对于他们像一个华丽的驿站,这里的四季,鸟鸣和烟雨只属于少数留守的人。

春天是鸟儿恋爱的天堂。2009年, 一天吃早饭时,我看到两只灰喜鹊扑腾着翅膀从邻居家的瓜蔓里飞出来。中午又一起回还。它们在这里来是度它们的蜜月?对,一定是。秋天到了,丝棉树上那翠绿的瓜蔓渐渐枯萎,那“新婚的妻子”经历了三四个月的蜜月变得成熟了,不那么害羞了。

夕阳在光阴里奔跑,不经意地遗落了一件金色透明的薄纱,一尾黑色的羽翼横扫着夏日黄昏的暑气,坐在门前透气时,常看到老树林那边天空里盘旋着很多鸟儿,空中舞会一般,原来它们也爱这夏日的黄昏。一只只黑影从林子里飞出来,飞转几圈又滑翔进去,如此来回,好不惬意。

其实,小鸟也有它们的哀伤。

去年夏天,枇杷树上的白头翁夫妻轮班孵化,轮班外出觅食。没过多久,一群叽叽喳喳的小黄嘴就伸出了巢穴的外沿,白头翁夫妻也忙得飞来飞去,不亦乐乎。但有一天可恶的黄猫把那一窝雏鸟的家给端了。树枝上只剩下几根软垂的丝,在微风中轻颤,沉默着。之后的几天,白头翁又来了,它们舍不得离开,还在寻觅它的孩子,它们的叫声里多了一些哀戚。没过多久,我母亲又在屋后一棵高一些的树上发现了一个鸟巢。她说,像是白头翁的。我想也是,它们又有了新家,还会继续孵化,接下去的日子会让它们又慢慢快乐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