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小动物图片及名称大全,欢迎来到奇妙的动物世界,欢迎光临爱动物网!

欢迎小伙伴加入爱动物交流群:186478492  爱动物交流群

世界上最濒危的灵长类动物——海南长臂猿

作者:佚名 2015-12-03 浏览: 1,741 评论:0

摘要: 科学家们正在试图拯救曾经被用于熬制“长臂猿膏”的海南长臂猿,不过他们首先必须想办法找到这种神出鬼没的猿类。 在中国海南岛上的坝王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一只成年海南长臂猿在树顶间穿梭。橘黄色的毛皮表明它是一只雌性长臂猿。 撰文:Sarah Lazarus 香港—...

科学家们正在试图拯救曾经被用于熬制“长臂猿膏”的海南长臂猿,不过他们首先必须想办法找到这种神出鬼没的猿类。

海南长臂猿

在中国海南岛上的坝王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一只成年海南长臂猿在树顶间穿梭。橘黄色的毛皮表明它是一只雌性长臂猿。

撰文:Sarah Lazarus

香港——在海南岛的斧头岭破晓之际,地球上仅存的海南长臂猿便开始了新一天的啼叫。

雄性长臂猿会爬上树顶,然后开始发出各种啼叫声,传向远方。紧接着,雌性和年幼的长臂猿也会加入啼叫的行列,整个热带森林中便充满了各种嘈杂的声音。

此时,Samuel Turvey 和Jessica Bryant已经在监听站做好准备了。听到长臂猿的啼叫后,他们就朝着声音的方向跑去。

“海南长臂猿是世界上最稀有的猿类,世界上最稀有的灵长类动物,几乎可以肯定的说是世界上最珍贵的哺乳动物,“伦敦动物学会的高级研究员Turvey说道。(虽然世界上仅存三头北部白犀牛,不过它们是白犀牛的亚种。)

目前,世界上仅存28只海南长臂猿,生活在海南西部坝王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一片面积为16平方公里的热带雨林中,除此之外别的地方再未发现过海南长臂猿。由于种群数量极少,如果遇到灾难性事件,如台风、森林火灾或者是传染病爆发,海南长臂猿随时都有很大的风险灭绝。

11月24日,国际自然保护联盟发布了世界上25种 濒危灵长类动物的最新报告,海南长臂猿毫不意外的成为数量最少的灵长类动物。为了努力防止海南长臂猿成为第一种因人类而灭绝的灵长类动物,以Turvey 和 Bryant为代表的国际保护力量辛勤的穿梭于森林开展研究。两位研究者的目的是充分了解海南长臂猿的生活习性和需求,以便制定出拯救它们的最佳计划。

不过,首先他们必须想办法找到这些长臂猿。

威胁来源:森林砍伐和非法偷猎

海南长臂猿重约8公斤,一生都在树冠上生活。雄性和年幼的长臂猿是黑色皮毛,成年雌性长臂猿则长着有光泽的金光色皮毛。

海南长臂猿的家庭通常有1只雄性、2只雌性和子女组成,不过也有未找到配偶的年轻“独居者”会独自生活。

海南长臂猿

这两只海南长臂猿可能是成年雄性,不过年轻的雌性皮毛也是黑色的。研究者利用森林中收集的粪便来获取长臂猿的DNA,进而检测其性别和研究其种群。

历史上,海南岛上曾生活着数以千计的长臂猿。海南长臂猿可以熬制成一种滋补性的中药“长臂猿膏”,因此曾遭到大肆非法偷猎,再加上森林砍伐,其种群受到重创。自上世纪60年代开始,管理者只允许选择性的砍伐红木等珍贵木材,原始森林慢慢被国有的橡胶种植园取代。

随着低地雨林逐渐消失,海南长臂猿被迫进入更高纬度的森林。海南长臂猿喜欢吃的柔软的、富含糖分的水果,如野生荔枝、红毛丹果以及无花果,这些水果主要产自热带雨林,而更高纬度的森林中主要是橡树,因此长臂猿必须用树叶、嫩芽和昆虫作补充食物。“我们不知道这会对长臂猿产生怎样的影响,不过可能会使其面临的生存压力越来越大,”Turvey说道。

在森林中寻找海南长臂猿的粪便

Jessica Bryant追踪海南长臂猿已经好几年了。她和同事每天早上4点起床,迅速吃一晚白粥,然后步行一小时到达山脊线。当太阳露出地平线的时候,海南长臂猿就开始了新一天的啼叫。

“每一种长臂猿的叫声都有些许的差别。在我看来,海南长臂猿的叫声是所有长臂猿中最好听的,”Bryant说道。

在海南长臂猿停止啼叫之前,留给两位科学家定位其位置的时间并不多。“如果不能及时找到它们,我们就必须再等1-2个小时,等它们再次啼叫。下雨的时候它们不叫,会跑到树的下半部分挤到一起避雨,”Bryant说道。

发现海南长臂猿之后,研究小组就会跟踪它们。海南长臂猿的手臂强壮、手指很长,能优雅的从一棵树上荡到另一颗树上。不过在30米之下的地面上则是另一幅场景:科学家们艰难的爬行,还要面对荆棘的刮蹭和水蛭的攻击。

海南长臂猿

一只孤独的雄性海南长臂猿在树顶上休息。强壮的手臂和长长的手指使长臂猿很擅长在树间穿梭,它们很少跑到地面上。

科学家如此艰辛,目的只有一个:收集海南长臂猿的粪便,这是一项需要锐利眼睛的任务。“它们的粪便会从树冠上一路落下,跌落到树枝上,最后落到地面时就变成很小的碎块了。在满地的植物和落叶中寻找粪便真的很难,“Bryant说道。不过如果能够找到,她就能从其中的DNA判断长臂猿的性别。

研究的总体目标是精确的普查海南长臂猿的数量,以及判断其复原的前景。“如果能弄清楚海南长臂猿的数量,找到其生活的地区,我们就能更好的保护它们,对其生活的区域重新造林,”Bryant说道。

比熊猫更濒危

在科学家们开展研究的同时,他们还在努力帮助那些曾经靠售卖海南长臂猿为生的村民。斧头岭的东部地区“极其贫困,”香港嘉道理农场暨植物园(KFBG)中方保护部门的主管Bosco Chan说道。“此前,村民们靠种植橡胶挣钱,不过最近橡胶的市场价格下跌。于是村民们又开始转向世世代代都能自由利用的雨林资源,比如砍伐木材和藤条建造房屋、打猎、采集水果、药材和蘑菇以及其他丛林食物。”

Chan的KFBG团队开始帮助村民们发展可持续农业——养猪、养蜂、种植益智(一种生长于橡胶树下的珍贵姜属植物)。“我们不能简单的阻止当地人进入森林,为了避免冲突,我们试图给他们带来好处,同时加强森林的管理。”Chan说道。

为了加强对偷猎的管制,KFBG雇佣了有影响力的当地人做保护区的管理员,这么做似乎很有帮助。“管理员曾经发现过带枪的村民或者死松鼠、鹿,不过据我们所知,最近没有发现被猎杀的海南长臂猿,”Chan说道。保护区的管理员还帮助种植了8万多棵长的快的当地果树,以便为低地重新造林。

与此同时,为了增强公众的保护意识,Chan的团队还赞助了以海南长臂猿为主题的村宴,出版了一本长臂猿绘本以及为村民们发放画着长臂猿的春联。“很多当地孩子知道中国大熊猫面临的困境,却不知道一种更为濒危的物种就生活在他们身边,”Chan说道。

建立桥梁

从明年开始,Turvey和Bryant计划在树顶建立桥梁,以帮助在地面活动笨拙的海南长臂猿穿越支离破碎的森林。在德雷尔野生生物保护基金会等国际机构的帮助下,他们正在拟定一个应急预案,以防止海南长臂猿因暴风雨或其他自然灾害灭绝。德雷尔野生生物保护基金会的Richard Young曾见过如此严峻的形势。“我们介入的时候,全世界的毛里求斯隼只剩下4只,不过目前已经增长到400只,对于这样的挑战我们是有信心的,”他说道。

去年夏天,Jessica Bryant开始尝试另一种寻找海南长臂猿的方法,特别是很少啼叫的“独居者”:播放录制的海南长臂猿的叫声。第一次实验时一只雄性长臂猿就回应了。研究团队跟踪后发现它并不是独居者。它有一个雌性伴侣和一只宝宝。通过这次发现,研究者将目前已知的长臂猿繁育种群从3个更改为4个。

“我非常高兴。我已经研究海南长臂猿5年了,虽然对我来说这是莫大的荣幸,但也是极大的挑战,不过这样的突破性发现让一切努力都是值得的,”Bryant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