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小动物图片及名称大全,欢迎来到奇妙的动物世界,欢迎光临爱动物网!

欢迎小伙伴加入爱动物交流群:186478492  爱动物交流群

小动物大走私

作者:佚名 2015-11-18 浏览: 1,978 评论:0

摘要: 据南非一位警察所言,这里任何地上走的爬的、水里游的、天上飞的物种都有着明码标价。 极度濒危的几何陆龟只能在西开普省(Western Cape Province)找到,比如图中这只几何陆龟就是在南非西海岸国家公园被拍到的。捕龟人从野外偷偷捕捉这种陆龟,在国际宠...

据南非一位警察所言,这里任何地上走的爬的、水里游的、天上飞的物种都有着明码标价。

几何陆龟

极度濒危的几何陆龟只能在西开普省(Western Cape Province)找到,比如图中这只几何陆龟就是在南非西海岸国家公园被拍到的。捕龟人从野外偷偷捕捉这种陆龟,在国际宠物市场上非法出售。

有些人喜欢收集收音机,有些人喜欢收集古董家具,还有些人则喜欢收集邮票、艺术品、战争纪念品……全球各地人们心仪的收藏品五花八门,不胜枚举。然而,被列为收藏品的不仅只有上述这些没有生命的物体而已。

小蚺蛇、外观像龙一样的蜥蜴、某个地区特有的高山甲虫、陆龟、兰花——在野生动植物收集爱好者们眼中,这样的珍奇动植物价值连城。

南非山岭地带西开普省(Western Cape Province)就是这样一个充满了大自然独特珍奇诱惑的地方——这里是一处世界级的生物多样性热点地区,有着“开普植物王国”(Cape Floral Kingdom)的美誉。

今年早些时候,一对西班牙夫妇Jose Maria Aurell Cardona和Maria Jose Gonzalez在南非开普敦(Cape Town)北部的Knersvlakte自然保护区(Knersvlakte Nature Reserve)因在未获得相关许可的情况下持有肉质植物被捕。

“体型较小的物种更容易走私,因此他们常常是走私活动的首要目标。” ——开普省自然生物多样性犯罪部门负责人Paul Gildenhuys

随后,当局又在Cardona和Gonzalez二人居住的小屋旅馆里另外发现了14个装有更多植物的箱子。这对夫妇一共从北开普省(Northern Cape Province)、纳米比亚(Namibia)南部和西开普省北部地区收集了2,248株植物。据估计,这些植物总价值高达100,000美元。

之后,这对夫妇参加了一项辩诉交易协议,被判12年监禁,缓刑5年,并被处以150,000美元的罚款——这是目前为止西开普省宣判的植物相关罪案中惩处力度最高的一场判决。

纳马夸兰小蝰蛇

图中这条在南非纳马夸兰(Namaqualand)被发现的纳马夸兰小蝰蛇(Namaqua Dwarf Adder)是蛇类收藏家高价悬赏的易危物种。

开普省自然生物多样性犯罪部门(Cape Nature Biodiversity Crime Unit)负责人Paul Gildenhuys解释说,这一案件只不过说明了全球珍奇动植物贸易市场到底有多大。他和我们聊了聊他在处理走私问题时所面临的一些挑战。

什么是生物多样性犯罪?

许多人认为,生物多样性犯罪涉猎的对象只有大象和犀牛,但实际上它涵盖了所有动植物非法交易。每年,动植物非法交易额都高达数十亿美元——是全球非法行业市值第二高的行业。它涵盖所有动物肉类、骨头、植物、昆虫、爬虫类、角、象牙等相关的贸易。

有些什么体型较小的物种成为了走私活动的目标?

现在基本上我们这里所有地上走的爬的、水里游的、天上飞的物种都已经成为了人们收藏的对象。但是体型较小的物种更容易走私,因此他们常常是走私活动的首要目标。至于什么小物种会被人走私这个倒不一定。有些南非爬虫类物种——比如小蝰蛇——在收藏家之间的价格非常高昂。

“昆虫也是桩大买卖——每年交易额高达数百万美元!” ——开普省自然生物多样性犯罪部门负责人Paul Gildenhuys

2012年,我们抓到了一些捕获了大量虎蛇、壁虎、山咝蝰、家蛇和角蝰的偷猎者。我们还最近还逮住了另外一组偷摘了88,000朵山龙眼花的走私者。

陆龟、蜥蜴、蛇和植物很容易就能放进包里或快递里带出国去。比如说,你可以在走过机场的时候把昆虫放进包里。
昆虫?

没错,昆虫也是桩大买卖——每年交易额高达数百万美元!考锹甲属甲虫(Colophon),也就是开普锹形虫(Cape Stag Beetles),只有西开普省的山区才有,而且收藏价相当高昂——这类甲虫在收藏家之间的价格往往是最高的。

2004年,我们抓住了一群带着232只考锹甲属甲虫的甲虫专家。他们都是世界级的专家,而且出版过一本关于欧洲和北非的甲虫的书,甚至还有一个物种是以他们的名字命名的。

这些偷猎者都是些什么人?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概括来说,我们发现的破坏生物多样性的偷猎者有三种:科学家或研究人员、专业的动植物交易商和企业组织。

科学家们通常都接受过良好的教育、装备精良,而且足智多谋、资源丰富。我是说那些在国际上侃侃而谈,声称他们为保护生物多样性做出了贡献并因此获得了证书的大学教授和医生——他们嘴上这么说,我们却在这里抓到了他们做这种事。

南非的开普植物王国是世界级的生物多样性热点地区,是许多该地区特有物种生活的家园。有许多来自世界各地的偷猎者和野生动植物收藏家到这里来盗取珍稀动植物。

南非的开普植物王国是世界级的生物多样性热点地区,是许多该地区特有物种生活的家园。有许多来自世界各地的偷猎者和野生动植物收藏家到这里来盗取珍稀动植物。

我们曾经抓到过一位专门研究矮芦荟(dwarf aloe)的日本医生在西开普省偷取矮芦荟。我们也曾经抓到过一位德国医生,他是位世界级的兰花研究专家。

专业的动植物交易商收集这些动植物则是为了贩卖。这是他们的全职工作。这些人就像吸尘器一样。不管是大蜥蜴还是小蜥蜴,他们都会把它抓走,因为卖掉它可以大赚一笔。

“专业的动植物交易商收集这些动植物则是为了贩卖。这些人就像吸尘器一样。” ——开普省自然生物多样性犯罪部门负责人Paul Gildenhuys

他们会前往全球各地的生物多样性热点地区,如澳大利亚、毛里求斯、马达加斯加、巴西和印度尼西亚等。通常他们在那里停留的时间不会超过十天——他们不断在这些国家和地区进进出出。他们是国际走私贩。那就是他们的工作。

而企业组织的运营者则像是毒枭。他们花钱来到这里,收获动植物,然后离开这里。他们不像科学家和动植物业余爱好者,他们没有这方面的专业知识。如果他们被逮到了,那他们的命运就得听候法制发落了。

这些动植物会被带到哪里?

它们会被卖到海外各大市场——欧洲和亚洲的各大市场。那也是许多其他走私商品流向的目的地,那里有许多大买家。偷猎者或是在交易市场上出售这些动植物,或是在任何人都可以进行交易的网络上贩售这些动植物。

我们在国际层面还可以做些什么来制止这样的生物多样性犯罪行为呢?联合国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会协助你们的工作吗?

唔,联合国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只负责监管国际之间的野生动植物进出口,它不会直接接触某国的执法机关。

但幸运的是,一些南非的省级立法法律中写明了,如果你拥有被联合国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列为濒危物种或保护物种的物种——或者如果你将这样的物种从其他国家带入这里——而你又没有获得许可,那你就会被按情况起诉。

蝴蝶亚(Hoodia)植物

南非Tankwa Karoo国家公园里濒临灭绝的蝴蝶亚(Hoodia)植物。许多大受欢迎的减肥产品都会使用这种植物抑制使用者的食欲。非法采摘和走私严重影响了这类植物的野生种群。

国家将联合国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列入法律条文之中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这样一来,关于野生动物的全球运动就无论在哪里都可以展开了。

我们还可以做些什么其他事情来与生物多样性犯罪作斗争?

所有的执法行动都有点像是“军备竞赛”。罪犯发明了一种犯罪手法,执法部门再发明一种应对措施,这样不断循环往复。不幸的是,罪犯往往比资金紧张的政府机关拥有更多更好的资源。
因此,合作就成了执法成功的关键。如果我们不和警方、检察机关的合作,我们就没办法取得我们现在的成就。

和非政府组织以及媒体合作也是提高生物多样性犯罪公众意识的一大关键。提高公众对此的认识能够让我们获得更多关于此类犯罪活动的信息和线索。

有许多民众通过我们的运作和媒体的报道提高了对生物多样性的认识。我们的许多成功都要归功于这些对生物多样性相当敏感的公众。

这些都能帮助我们将这些罪犯逮捕归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