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小动物图片及名称大全,欢迎来到奇妙的动物世界,欢迎光临爱动物网!

欢迎小伙伴加入爱动物交流群:186478492  爱动物交流群

人类如何避免重蹈恐龙的覆辙?

作者:佚名 2015-10-26 浏览: 1,344 评论:0

摘要: 在我们的地球历史上,恐龙曾是一个强盛的物种,但是它们依然没有走出地球半步,于6500万年前在一次小行星撞击地球的事故中灭绝。如果恐龙拥有火箭技术,无论它们的躯体多么笨重,这些巨蜥们肯定成功地躲避了降临在地球上的灭顶之灾,发展到今天,宇宙太空中可能已经遍布它们的...

在我们的地球历史上,恐龙曾是一个强盛的物种,但是它们依然没有走出地球半步,于6500万年前在一次小行星撞击地球的事故中灭绝。如果恐龙拥有火箭技术,无论它们的躯体多么笨重,这些巨蜥们肯定成功地躲避了降临在地球上的灭顶之灾,发展到今天,宇宙太空中可能已经遍布它们的踪迹。因此,如果让恐龙再统治一次地球,它们一定不会只顾着发展暴走猛掠的狩猎本领,而会腾出时间与精力来好好研究一下如何逃离这个并不怎么安全的地球。

显然,作为宇宙中一颗脆弱的蓝色行星,地球将永远无法摆脱络绎不绝的宇宙灾难。人类如何避免重蹈恐龙的覆辙、在宇宙危难中平安抽身呢?唯一能够依靠的,只能是不断进步的科学技术。让我们来看看在那些可能的巨大灾难面前,人类将会怎样应对。

度过万物冰封的冰河期

在地球气候变迁的历史上,冰封酷寒的冰河时期与四季温暖的间冰期总是在交替出现。我们觉得现在的冬天也似乎不太难过,但是地球的冰河期可没有这么舒服,不但寒冷异常,而且阳光微弱、万物凋敝的时间以千万年计。幸运的是,整个人类文明的历史是建立在两个冰河期之间——间冰期的。下一波地球冰河期究竟什么时候到来?当冰河期来临,人类能不能安然生存下去呢?

在地球上,冰河期的来临非常迅速,往往只需要数十年,碧波荡漾、温暖如春的地球就会完全冻成一个大冰疙瘩。但是,人类防卫冰河期的剧寒也不是没有办法的。方法之一是减少地球对阳光的反照率。反照率是指星球表面向太空反射出去的光,在照向星球的入射光总量中所占的比例。通过某些技术手段,我们可以使地球从太空中看起来变得更暗而具有更小的反照率,从而更充分地利用太阳加热我们的地球。科学家们甚至已经拟订好了对抗地球冰河期的具体方案:通过太空飞船舰队,将煤渣等深色物质运送到白雪皑皑的北极,与冰块一层层混合起来。黑色煤渣吸收大量的阳光将变得暖和起来。

除了采用这种显得有些笨拙原始的铺煤渣办法外,人们还准备运用太空技术研制一些更精致有效的办法。在本世纪末,人类将开始在太空建造一种巨大的“轨道太阳能收集器”。这个太阳能收集器就像一个轨道卫星,带着一个巨大的反射镜,将太阳照射向其它空间的阳光反射到我们的地球上,我们的地球将凭空获得更多的光照强度和光照时间。科学家们计算,只要照射到我们地球上的阳光再多10%,地球上冰河期数千万年一次循环的现象就会彻底消失,再也不用担心地球物种一轮轮地被冻死灭绝。

第三个简单而直接的应对冰河期的办法就是,重新大量生产应用氟利昂。这种目前仍然在空调冰箱中作为制冷剂大量使用的化学物质,由于破坏臭氧并造成温室效应使地球变暖而口碑不佳,人类必欲弃之而后快。但是,正是具有显著的增加温室效应的功能,氟利昂将在地球变冷时大显身手,从害人的魔鬼气体变成拯救地球、给人类送来温暖的天使福星。

人类如何避免重蹈恐龙的覆辙?

当地球磁场消失……

对于如何躲避冰河冻僵地球的危险,人类已经成竹在胸。但是还有一个需要面对的突出灾难是:地球磁场逆转。地球磁场逆转以后,唯一发生变化的只是指南针不再指南,而是指北了。但是在从地球磁场逆转开始到完成的过程中,地球磁场会发生紊乱,失去原有的磁场屏蔽效应,给地球上的居民带来巨大的灾难。我们的地球处在无数宇宙射线、太阳风、紫外线等高能粒子击打包围之中,这些带电的射线在地球磁场的屏蔽下,都顺着地球磁场方向而最终汇集到了极地无人区——那些五彩斑斓的极光就是地球磁场与宇宙高能射线共同作用的美丽作品。但是,这些高能射线可以打断地球生命的遗传物质,灼伤生命的机体,对生命构成致命的伤害。当地球磁场消失后,高能射线将如夏天的暴雨,随意地在地球上的每个角落降落,高能射线过量辐照能使人体更易于患上癌症,也能使其它的生物也遭受相似的毁灭打击。更严重的是,地球磁场逆转不会在朝夕之间完成,而是有一段长达千年的缓慢历程,生命不知道能否捱过这灾难的煎熬。

我们人类当然可以采取一些保护措施:呆在加装有隔绝层的房间里面,防止我们的DNA被打断。但是我们无法采取同样的措施去保护众多的野生动物。不过,反过来想一下,在过去地球磁场已经反转过好多次了,即使没有人类的帮助,大自然自身成功地保护了自己——至少,进化出了目前地球上这么多的幸存者。

当太阳不再和煦

还有更多的宇宙灾难,我们这一生可能都碰不上,但是我们遥远未来的人类子孙肯定会遭遇到。譬如,目前恒定的太阳发生变动后,产生不可预知的灾难。在大约一亿年后,体积暴涨的太阳不再是照耀地球,而是开始灼烧我们的地球。

但是在那个时候,在太空建造阻隔阳光的“轨道隔离栅”,对于人类的技术来说,已经如在菜园周围树起篱笆一样容易。人类甚至有能力将地球的大气层改造成某种更有效的天然屏障,减少阳光照射。

更遥远的数亿年以后,灼热的太阳如燃尽的篝火,开始冷却、死去。我们刚刚遭受“火热”的后代,又将如何应对陷入冷暗的灾变呢?他们将或者设计新的行星,向太阳靠拢居住;或者离开太阳系,去寻找银河系中新的星系乐土。不管哪一种办法,对于人类来说无不是一项宏伟的工程,但是我们没有理由认为遥远未来的人类无法完成这样的工程,毕竟未来的进步总在我们的预料程度之外。

也有人设想了另外的办法:像做外科手术一样,将其它年轻的恒星移到我们太阳系来,以代替死去的太阳;或者采取某种办法挽救太阳,甚至让死去的太阳“复活”。

但是这些办法似乎都像“愚公移山”里的愚公,宁愿移走一座山也不要搬家。人类大多不会为了长守地球而采用这些工程办法,因为人类星际移民简单得多,也容易得多。

毫无疑问,只要我们人类希望自己永存于世,就要面对各种宇宙灾难的挑战。看起来比柔弱的人类强悍得多的恐龙,尽管有一副令人惊颤的大块头、盾牌似的皮甲,但在宇宙灾难面前还是一蹶不振,最终只留下虚张声势的骨架化石,成为人类展示参观的传说。对于我们人类来说,如果不以科学理论与技术来武装自己,结局与恐龙们的都是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