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小动物图片及名称大全,欢迎来到奇妙的动物世界,欢迎光临爱动物网!

欢迎小伙伴加入爱动物交流群:186478492  爱动物交流群

飞蝗·燕子和狗

作者:佚名 2015-04-25 浏览: 1,486 评论:0

摘要: 任远 飞蝗、燕子和狗,这分别属于昆虫、飞禽和走兽的三种生物,乍一说,好像风马牛不相及,但是,在拴柱老汉的眼里,它们可有着些缘法。 先说那个狗吧,他是拴柱老汉家里一个不可缺少的、对主人无比体贴和忠实的成员。老汉的童养媳没娶就死了。老母又去世后,全家就剩拴柱一人了...

任远

飞蝗、燕子和狗,这分别属于昆虫、飞禽和走兽的三种生物,乍一说,好像风马牛不相及,但是,在拴柱老汉的眼里,它们可有着些缘法。

先说那个狗吧,他是拴柱老汉家里一个不可缺少的、对主人无比体贴和忠实的成员。老汉的童养媳没娶就死了。老母又去世后,全家就剩拴柱一人了。那只皮毛黄里透黑,有一双懂事的眼睛的狗,就成了他一年到头的生活伴侣。如今,老汉虽又年近古稀,仍勤恳劳动,不愿坐享“五保”,而且宁愿自己少吃几口,也要喂饱他的宝贝狗。那狗也真不负主人的一片疼爱之心,夜间看门守院,好像整宿不合眼,稍有动静,就立即惊觉、报信。所以,尽管老汉家住村头,处地偏僻,院墙又不高,却从没出过事,丢过东西。这除了当地风气好,老汉人缘好,也不能不说有那狗的一份功劳。

但是,“拿无足赤,人无完人,”更何况是只狗。拴柱老汉家的狗,也有农家一般狗通常有的一种毛病,那就是好跟脚。不管是赶集上店、走亲访友、下地干活,甚至到村口场院边井上挑担水、饭后蹲在门口吸袋烟,那狗也总是摇着尾巴跟他跑,或是伏在身旁同他做伴,真像位尽职尽心的警卫员。好处是,只要老汉喊一声:“还不快看家去!”它就顺从地颠颠而回,尽管它走着,还不时地回头望望,好像依恋地说:“让你自个离开家,我真不放心,你可早些回来呀!”

这狗如此体贴主人,深通人性,拴柱老汉自然极为喜爱,很少训斥,更舍不得踢一脚,打一下。有时,这狗和它的主人也闹小小的别扭,可闹一次,感情也更深一层。如有一次,在公路边上锄豆子,天夕时社员们都收工回村了,老汉为锄净地头上的杂草,一个人落在了后头。暮色苍茫之中,当他望望已收拾干净的田头,用脚蹬净锄刃上的泥土,扛起锄要抬腿回村的时候,见他的狗却在豆地中间,远远地抬头望着他,不肯过来跟他回家。他唤它,那狗朝他“汪汪汪”地吠几声,原地转个圈儿,还是不肯过来。老汉有点生气,骂着走了过去。他走到狗跟前,低头一看,原来他的一串钥匙不知怎么掉在了这里,狗发现了,一直在恼主人的粗心邋遢呢!

在回家的路上,老汉扛着锄,满意地自言自语道:“嗯,好,好,亏了你!要不,满坡庄稼,黑灯瞎火,让我到啥地方去找钥匙?没有钥匙,可咋开门、做饭、睡觉?还能砸锁?……”他嘟嘟噜噜地夸奖着。可那狗平静地走在身旁,丝毫没有居功自傲或借机取宠之意。经过这类插曲,老汉对他的狗更是加倍地信任、疼爱,不肯轻易责骂,更不要说去打了。

俗话者,“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风云变幻,自然灾害,不仅对人,对世界万物也都常常带来意想不到的祸福。

且说这年春天,黄河解冻,草木萌芽,天气渐暖,春已来到这黄河岸边。谁料一股寒流袭来,夜降寒霜,气温突然下降,来了一场倒春寒。这天清早,拴柱老汉起床后第一件事,照例是摸起担杖,挑起水桶,到场院边上去挑水。尖利的北风呼啸着,他来到场边,觉得浑身寒沙沙的,有些儿冷,正要咒骂这鬼天气,忽然见身旁跟脚的黄狗四处惊视,神情愣了几愣,立即朝不远处地上的一些黑点扑去。那些黑点吱吱地叫着,无力地扑楞起来了!

啊,是活物!“燕子!”老汉情不自禁地喊。原来一群早到的报春燕,抗不住突然袭来的寒流,冻僵翅膀,飞不起来了!老汉忙放下水桶,抡起担杖,喝道:“狗,狗,狗!放下!放下!不准伤害燕子!”喊着,他一担杖抡在狗身上,那狗哀叫着跑到了一旁,惊讶地望着从未打过它一棍子的主人,呻吟着,呜咽着,朝主人瞪着委屈的眼睛。

来挑水的人们,见拴柱老汉打他心爱的狗,一时不解,都很奇怪:老汉今天疯了不成?若不,怎么肯舍得打他的命根子哩?

老汉一步不离蹲在那里,守着那群飞不起来、又受到狗的袭击的燕子,瞅着,嘟哝着,似乎全然忘了狗的存在。太阳渐渐升起,将金色的光芒洒在了小燕子黑色的翅膀上。小燕子像沐浴过神水似的,慢慢恢复活力,又振翅飞翔了!直到这时,拴柱老汉才如释重负的笑了,挑起水桶回了家。这天的早饭,他吃到日上三竿。

拴柱老汉又为什么爱护燕子胜于爱狗呢?说起来话又长了。那还是拴柱才7 岁那年。父亲贫病而死,家中就剩了他与寡母两人。母子二人整日没白没黑地劳作在村南那二亩薄地里,谁知,这年的高梁刚打包,谷子才孕穗,像来了洪水猛兽,东坡里忽然来了飞蝗!没见过的人也许不会相信,那蝗虫飞起来,简直像一片乌云,能遮住太阳,落在地里,过不上半天,庄稼就被吃光,只剩秸秆竖在那里,现出一派遭劫后的凄惨景象。

庄稼是农民的命根子。蝗虫赶不走,打不尽,地里不收,人畜无食,可怎么办啊!拴柱母子眼看大片蝗虫从东坡向南坡吃去,眼看就要吃到他家的庄稼了,心如火燎,既急又怕,不知所措。忽见南天上一群黑色的燕子呢呢喃喃地叫着,天兵天将般地飞来了!大群的燕子先是一番空中侦察,然后便落在了有蝗虫的地里,连吃加扑,忙活起来。犹如秋风扫落叶,大片恶魔似的蝗虫,既无招架之功,更无还手之力,加上人们的借机捕打,很快就死的死,伤的伤,败不成兵,终于被歼了!

从那,这一带的老人更视燕子为吉祥鸟,大“恩”人,甚至近似神灵了。人们欢迎它到自己的房内筑巢,关心它们的繁衍。特别是拴柱的母亲,还在天地神位之前烧了香,叩了头,感谢老天派来了神燕,救了他们母子和这一方百姓,并告诉拴柱:一辈子决不准糟践燕子!

知道了拴柱老汉的这番经历,人们大概就能理解他为何竟为几只燕子遭难大动肝火了,也就不会再感到飞蝗、燕子和狗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三种生物了。大干世界,万事万物,都有其相互制约、又相互依存的奥秘。像拴柱老汉那样一位老农民,虽然他还不懂得什么动物学、植物学和生态平衡等道理,但丰富的生活经历告诉他,物能降物,凡是于人类有益的生物,都应全力保护。我们呢?不是应该从中得到些更深刻的启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