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小动物图片及名称大全,欢迎来到奇妙的动物世界,欢迎光临爱动物网!

欢迎小伙伴加入爱动物交流群:186478492  爱动物交流群

老张家的狗

作者:佚名 2015-10-11 浏览: 1,566 评论:0

摘要: 老张是一位小学教师,一天他走在路上拾了一只小狗。这狗长的很奇怪,全身一半是白的,一半是黑的,脊背从前到后是一条分界线,好象半只白狗和半只黑狗拼成似的。真是世间少有。 老张给狗取了个名字叫“无常”,意思是这狗象黑白无常。这狗也奇怪,长了半年了,从来也没有叫过一...

老张家的狗

老张是一位小学教师,一天他走在路上拾了一只小狗。这狗长的很奇怪,全身一半是白的,一半是黑的,脊背从前到后是一条分界线,好象半只白狗和半只黑狗拼成似的。真是世间少有。

老张给狗取了个名字叫“无常”,意思是这狗象黑白无常。这狗也奇怪,长了半年了,从来也没有叫过一声。老张想:“这狗会不会是哑巴狗?”可人一喊,它就摇头摆尾,又能听见声音。老张正想把狗送人算了,却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情。

一天,学校刘校长的办公室门在开着,人刚出去一会儿,就发现办公桌上的二百元钱不见了。同学们揭发说只有张佳和刘奇进过校长的屋,可两个人都说没拿钱。校长把两个学生交给老张,说:“这俩学生都是你班的,你一定要查清真相。”

老张使出了全部本领动之以理晓之以情,向两个学生讲了大半天道理,还是没人承认。而且一个个信誓旦旦,说如果是自己拿了怎么怎么。老张气的没办法,校长那头可怎么交代?正在这时,无常从外边回来了,它对着刘奇“汪“的叫了一声,老张觉得奇怪:“这狗从来不叫,今天是怎么了?”老张还没醒过神来,无常就张口咬住刘奇的裤脚,刘奇竟吓得满头冒汗,声音颤抖地说:“张老师,我错了,钱是我拿的。”说完从鞋内掏出二百元钱。老张高兴极了,要不是无常这么一叫一咬找出了“真凶”,老张还准备把自己的钱取二百元给校长呢!

老张把无常找出小偷的事告诉了校长,校长也觉得奇怪,说:“以后学校有事找不出是谁干的,就请无常来帮忙。”果然,无常不负众望,学校的大小事情,没一个能逃过无常的叫声。谁乱扔废纸,谁乱拿别人东西……总之,谁干坏事只要让无常一闻一叫,顿时是非分明。从此,学校环境秩序大为好转。

半年后,学校竟被评为“花园式学校”、“市级文明学校”。学校没有一个学生敢在校园内干坏事。有学生在校外干了坏事,事主找到学校,无常也能把作坏事的找出来。刘校长夸老张说:“你养了一条神狗啊!无常可是咱校的宝贝,它吃的肉、奶粉全部由学校报销。另外,每月补助无常六十元钱,让无常享受班主任级待遇。这条狗,比全校的班主任贡献都大。”

学校有一条神狗的事,很快在社会上传开了。刘校长专门派两个青年教师配合老张负责无常的安全工作,还说:“不许有一点差错,否则,你们三个三年之内不得评优评先。”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神狗的事,早让乡教办室的李主任知道了。李主任十分想得到这只狗。一天,李主任到校视察工作,中午和刘校长一起吃饭,特邀老张作陪。喝了酒,借着脸红,李主任说:“张老师,刘校长,这狗借我养几天,怎样?”老张迟疑不决,说:“这……这不太好吧!”刘校长在桌子下面踩了一下老张的脚,笑着对李主任说:“李主任,您要是喜欢,这狗我们给您送去,老张再抱一只得了。”

李主任走了,老张一脸不乐意。刘校长说:“老张,你真不开窍!这狗就算你留到老,有什么用?到李主任家,作用就大了!乡初中的校长再有三天就退了,我要是干上了一初中校长,绝对亏不了你。”

第二天,刘校长叫上老张,两人一起把狗送给李主任。老张拿着精致的狗屋,刘校长抱着无常。一进屋,李主任就笑着说:“好啊!好啊!最近一初中的校长要退了,老刘有经验,就去干校长吧!老刘的小学校长就让老张干吧!组织上已经研究过了。”出了李主任的家门,老刘拉着老张的手说:“老弟,你可是我的大恩人哪!不瞒你说,我一个月前送李主任了五千元,他还没有表态呢!咱们现在可是一条绳上了。哈哈!走,喝酒去……”

又过了几天,刘校长给老张打电话,说:“李主任说了,小狗这几天见他就叫,问这是什么意思。”老张和老婆说:“这狗轻易不叫,一叫准没好事。”老张正要说,老婆把电话夺过来,对刘校长说:“好运到了。李主任交好运了。小狗叫,好运到。”

挂了电话,老婆把老张训了一顿,说:“你这人怎么不会说话呢!说没有好事,李主任能高兴吗?”老张说:“无常叫,祸事到。肯定错不了。”

谁知过了一个星期,李主任升到教委干人事科科长了。原来,李主任把无常送给了教委赵主任。老张纳闷:“这狗叫从来没好事,怎么这回不准了?”

又过了一星期,听说李主任被抓了。原来,有人举报,查出李主任任职期间贪污受贿了十万多元。老张说:“没错吧!无常叫,祸事到。谁也跑不了。”老婆说:“可别乱说,要让别人知道了,会说是咱家的狗给人家带的厄运。”老张一听,说:“有道理。可不能乱说了。”

又过了几天,刘校长又打来电话,问:“教委赵主任说狗这几天叫得很欢,有什么事吗?”

老张这回可学能了,说:“好运来了,赵主任交好运了。”刘校长说:“是吗?赵主任说他刚认了个干女儿,当然是好事了。”老张挺纳闷:“难道无常这次真的叫的不准了?”

谁知才过了三天,县里就传来一条爆炸性新闻:赵主任死在车库的轿车中,身边还有一个年轻女的,两人拥抱在一起死的。据说女的是他刚认的干女儿。县长去现场看了说,这事没法向全县人民交代。

刘校长邀老张一起去给赵主任吊唁,无常见了他俩就“汪汪”叫。回到家,老张对刘校长说:“不好了,无常叫了。”刘校长问:“有破解的办法吗?”老张摇摇头。

过了一个月,全县人事制度改革,公开竟聘校长,能者上,庸者下,老张和刘校长都从校长岗位上下来了。老张的老婆直骂该死的无常狗,老张说:“听说无常是条倒霉狗,没人敢要,在街上乱跑被车轧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