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小动物图片及名称大全,欢迎来到奇妙的动物世界,欢迎光临爱动物网!

欢迎小伙伴加入爱动物交流群:186478492  爱动物交流群

我去广州走访了亚洲最大的毒蛇交易中心

作者:佚名 2015-10-11 浏览: 2,116 评论:0

摘要: 我压根就不是一个动物保护主义者,而且按照我的看法,世界上最大的野生动物贸易中心是散布在各个城市中心的动物园,而动物贸易的合法风向标则是各种伸手要钱的环保组织 —— 他们与动物贸易之间,就好比鸡生蛋与蛋生鸡的关系一样。 所以走访 “亚洲最大的毒蛇交易中心”,纯属...

我压根就不是一个动物保护主义者,而且按照我的看法,世界上最大的野生动物贸易中心是散布在各个城市中心的动物园,而动物贸易的合法风向标则是各种伸手要钱的环保组织 —— 他们与动物贸易之间,就好比鸡生蛋与蛋生鸡的关系一样。

所以走访 “亚洲最大的毒蛇交易中心”,纯属是因为我儿童时代记忆中最开心的一天,是父亲给我买了一条小眼镜蛇,并给我做成了标本。在广州从化市冷冻产品批发市场,我是唯一可以自由在这里拍摄,并可以挨家挨户的坐下来聊天,甚至可以边吃蛇肉,边喝酒吹牛的唯一一个 “外来人”。这里的地方面积好比一个足球场,分布着大约70多家商户,几乎可以看到亚太地区分布的所有毒蛇,每年在这里流进流出的毒蛇要接近40吨。

我去广州走访了亚洲最大的毒蛇交易中心

这里是受地方保护的一个市场。不得不说,这是个很特殊的地方:每个月,从化市太平镇镇政府和市林业局都会下来检查,但是从来不会影响到这里的正常贸易。我在这里最好的朋友叫周桂华,原来是一个在广州站前路做服装批发的湖南商人,后来开始卖蛇,什么蛇都卖。据说他转行的第一桶金,就是仰仗广州动物园。

我去广州走访了亚洲最大的毒蛇交易中心

周桂华的妻子原来跟我说过,管辖这里的人跟广州的黑社会沾边,别人管不起。我跟周桂华在2003年相识,但是时隔12年没联系,如今他依然一眼就认出我来,还丛他门口的冰柜中中拿出了一瓶与蛇肉混冻的啤酒,还有刚刚见凉的干煸蛇肉 rang。

这里总是有一种浓重的腥臭味道,是蛇的排泄物和下水道里腐烂尸体混搭的气味,所以喝酒吃肉都不太舒服;但市场的人因为每天吃住在此,所以他们也都早已适应。好于面子,我也只能不用鼻子喘气,边吃边和老周叙叙旧。

我去广州走访了亚洲最大的毒蛇交易中心

其实说实话,这里的男人很少有闲暇的时间,平时只有几种状态:打电话、装卸打包发货、看抗战神剧。除非那种被毒蛇咬伤后,在家门口的一个躺椅上一边抽烟一边输液的倒霉鬼,他们尽量降低身体的活动,因为这会加速血液循环和毒液的吸收。但只要一过危险期,他们依然会携带肿胀的手臂继续工作。

这些创伤对于他们来说,就像我们得了一次感冒,每家的冰柜里都储备了各种血清、注射器、季得胜蛇药、葡萄糖,一旦让毒蛇咬了,就按照自己得体重估摸着自己注射。不过即使这样,还是有人要少上几根手指,可能是让眼镜王蛇的毒液融化了。

我去广州走访了亚洲最大的毒蛇交易中心

周桂华一边跟我聊天,一边把蛇按照大小分类。他眼前的尼龙袋里,是丛越南走私过来的眼镜蛇和圆斑蝰。首先会按照大小重新分装,因为毒蛇价格的高低与它本身体型大小是成正比的。小型眼镜蛇60元一斤,大型的要180元一斤。不过有些饿瘦了的眼镜蛇会被安排皮夹注水,这样重量多了,蛇本身看上去也很饱满。

这里的市场有一个规则,就是尽量不让蛇在自己手上停留的时间太长;最好是凌晨接获,中午发货,晚上货到付款。通常运输距离也不是很远,广东、广西、海南、和浙江是最大的消费区。

我去广州走访了亚洲最大的毒蛇交易中心

市场上偶尔会有一些自己逃逸的小蛇,这很常见,对于周桂华这种走大货的商铺都懒得去管,12年不见,如今他已经子孙满堂,两个儿子也帮他打理生意,孙子就在店铺门口蹒跚学步。游荡的小毒蛇其实也算不上危险,大人也毫不在意 —— 因为这里总有几个拾荒的老太太,他们专门在这里收集垃圾,看到逃逸的小蛇或是死掉被扔出来的毒蛇也会捡走,拿回去自己吃。

我去广州走访了亚洲最大的毒蛇交易中心

每天下午,都会有几个20岁左右的无业青年骑着摩托车过来,他们的车后部都像翘得很高得鸡屁股。这些青年多数都是“爬行天下”论坛某部分的版主,或是几个无名小辈到这里收购他们能够“打眼”的毒蛇,竹叶青和山烙铁头是他们最爱。

我去广州走访了亚洲最大的毒蛇交易中心

我原来的另一个朋友是这个市场唯一做宠物毒蛇的广东人,老周说他在2014年因为倒卖蟒蛇入狱,现在老周也开始做一些这种买卖。他把一些奇形怪状的个体挑选出来,有些畸形蛇有两个脑袋,或者是像我们人得了白癜风,全身白色,这些都是孩子们的抢手货。更罕见的稀有种类老周偶尔也可以找到,比如说白头蝰蛇,甚至丛非洲走私过来的加蓬蝰和鼓腹蝰。

我去广州走访了亚洲最大的毒蛇交易中心

这些生活在广州,并喜欢玩毒蛇的孩子虽然大多没什么正经工作。有些也是生意人的好苗子,经营脑瓜不错的青年都是浙江杭州人,他们有些跟广州和南宁的某些医科大学盘上了关系,说自己能够搞到蛇毒。他们在这里收集毒液,卖到学校,这也是个不错的营生,因为干毒的价格可比黄金高的多。

我去广州走访了亚洲最大的毒蛇交易中心

一般来说,他们就是用一个喝完的百事可乐瓶,上面装上漏斗,挨家挨户的收集毒液。每到一个商户门口,都先给上100块钱,然后开始采毒,跟我们电视上探索频道上演绎的一模一样。那毒液就像剩在可乐瓶里的红牛饮料,颜色黄黄的。

我去广州走访了亚洲最大的毒蛇交易中心

说实话,从化的这个市场一点都没有变:墙壁上动物保护法的宣传海报,几千个货车司机的电话,形形色色忙碌的人,脏乱差的市场环境。我问老周,今年政府的 “戒严” 行动对你们有没有影响?他回答我说不知道。毒蛇的生意还是那样,谈不上多好,但绝对不会差到哪里去,“一年买一辆大众迈腾的钱还是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