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小动物图片及名称大全,欢迎来到奇妙的动物世界,欢迎光临爱动物网!

欢迎小伙伴加入爱动物交流群:186478492  爱动物交流群

我和一条流浪狗的故事

作者:佚名 2015-08-31 浏览: 2,263 评论:0

摘要: 人与人的相见、相知、相交讲个缘分,称为人缘,以此类推那人和动物间的交往,会相应称为人狗缘、人猫缘、人鸟缘等等。 我讲讲我的一段人狗缘的故事。 一天下午,我准备步行上班。走出楼道口,望见十来米外垃圾箱旁边,隐隐地有条黄色的小狗正在撕咬着垃圾袋找食吃。 现在养宠...

人与人的相见、相知、相交讲个缘分,称为人缘,以此类推那人和动物间的交往,会相应称为人狗缘、人猫缘、人鸟缘等等。

我讲讲我的一段人狗缘的故事。

一天下午,我准备步行上班。走出楼道口,望见十来米外垃圾箱旁边,隐隐地有条黄色的小狗正在撕咬着垃圾袋找食吃。

我和一条流浪狗的故事

现在养宠物狗的人家儿多,养厌烦了又被丢弃的也不少,在大街上、公园里、小区里随处碰上几条来回游荡的流浪狗是常事。我自小在农村长大,家里也养过那些样子憨憨的看家狗,它们忠诚热情,品种虽不名贵但讨人喜欢;而且我本人也属狗,常以狗的优秀品性自居。听过当年中日甲午海战邓世昌的爱犬冒死救主、共沉大海的悲壮故事,对此我曾唏嘘不已;欣赏过美国电影《忠犬八公》,那条苦盼主人归来的重情重义的秋田犬,也让我神伤落泪。所以,我对狗的喜爱是深层次的、发自肺腑的,尽管家里这么多年根本就没养过狗。

等我走近这个正在觅食的小家伙,看清确实是条小型的宠物犬,什么品种我叫不出,应该是博美,还是京巴,还是杂交品种?不得而知。我信步走过,下意识嘴巴里发出“啧啧啧……”叫狗的声音,记得小时候都是这样呼唤狗的,这应是世界通用的狗语吧!

也许已是习惯,往常我也喜欢随口对着偶遇的流浪狗叫上几声,而流浪狗们的表现不尽相同,有的默然的看你一眼,然后收回眼光,各行其道;有的仿佛突然受了惊吓,夹着尾巴撒腿跑开;凶一点儿的,对你怒目而视,嘴里发出“呜、呜、呜”警告的声音,这时我往往更识趣,赶快掉头走人。

眼前这条小狗的反应很出乎我的意料,随着我的呼唤声,小狗放下嘴边的“美食”,步履轻盈地向我跑过来,并且围在我脚边蹭来蹭去,我弯下身怜爱地抚摸小家伙儿的头,小家伙儿顺势躺到地上并不断地打滚儿、撒欢儿,忽闪着一双黑葡萄粒儿般的眼睛,显得又温顺、又欢喜、又调皮。看着小家伙儿的表现,我心里顿时乐开了花儿,并且瞬间做出决定:收养这条小狗。

说到养狗,先说说我自己的家,我家三口儿人,我、我老婆、十五岁的女儿,人口挺单纯。其实,我们三个人都挺喜欢狗的,我自不必说,女儿更甚,平时看见别人家牵着大狗、小狗的溜,羡慕得不得了,一直央求我和她妈养条狗;家里一直没养狗,关键在于我老婆,老婆并不讨厌狗,她的职业是医生,从事这个职业的人或多或少有点儿洁癖,她反对家里养狗的原因还是怕弄脏家里,住在封闭的楼里,这打扫卫生的工作难做。因此,养狗的话题经常被我和女儿提起,也在模棱两可、犹犹豫豫中没有付诸实施。

这条小狗的出现,又如此懂得“风情”,我觉得是天意、是缘分,这天意不可违呀!

说养就养,我抱起地上的小狗,反身回家。小狗起初并不反抗,等进了电梯,随着电梯的不断上行,眼里渐渐多了些惶恐的目光。我抚摸着它的头安慰,别怕,别怕,小黄,咱们回家。呵呵,我已给小狗起好了名字!

进了家门,我把小狗先撂在阳台,小家伙儿的身体此时已经不自觉地在颤抖,我感觉这是它对陌生环境的正常反应吧。我按照既定程序开始实施,首先,给单位的头儿打了个电话请假,说,有点急事处理,下午去不了。领导挺痛快,忙你的,有事儿我让别人盯着!然后就是给小狗洗澡,得洗得干干净净、漂漂亮亮的,晚上好给下班的老婆、放学的女儿个惊喜,此时,我仿佛已经看见女儿欣喜若狂的兴奋和她妈无可奈何的表情。当我把瑟瑟发抖的小家伙放进浴盆,让它沐浴在适宜的温水里时,它不抖了,“阿嚏、阿嚏”打了几个响亮的喷嚏,时不时甩一甩满身的水珠,一副相当受用的样子。小家伙儿应该是相当长时间没洗澡了,黄毛有些板结,绒毛里还爬出些不知名的小黑虫子,我一边揉搓着它干瘦的身体,一边感慨,你这吃不饱、睡不暖的日子终于熬出头了!

终于,在用完三分之一瓶海飞丝后,我把香喷喷的小狗裹在一条旧浴巾里抱回阳台。

人穷志短,“狗”瘦毛长。洗过澡的小狗焕然一新,一身明黄的长毛显现出淡淡的光泽。下一步应该尽快给它补充营养,我到厨房,端过来中午的剩饭剩菜,小家伙闻了闻,掉转头,表现出一副不感兴趣的样子。小东西,还挺挑食!我又忙不迭地跑到女儿屋里,拎来一堆平时女儿喜欢吃的零食,有奥利奥饼干、旺旺雪饼及小火腿之类。这下小狗胃口大开,风卷残云般的干掉了两根火腿肠、一块饼干、一块雪饼,还有一罐纯牛奶,边吃还边用警惕的眼神盯我两眼。我倒是理解,狗的本性嘛,护食。

澡洗好了,饭也吃饱了,我拿个小板凳在小狗旁边坐下,拍打着它,哄它睡觉。小狗也许确实累了,很快合上眼皮,脑袋垂到地板上。我静静地看着它,心里美滋滋的。突然,小家伙一下子睁开双眼,半立起身子,仿佛受了何种惊吓。

我赶紧安抚,如是几次。我心里暗暗发笑,这狗和人也真像,自己有时到外地出差,刚开始几天不也一样睡不安稳吗?

不到半个小时,小家伙应该是睡醒了,张大嘴打了个哈欠,吐着粉红的舌头来舔我的手,温温的、痒痒的,让我的心情更是大好。我起身进到客厅,同时招呼小狗,小黄,过来认认咱们的家!小家伙挺听话,摇着尾巴跟我满屋转悠了一圈,我如导游般不断的介绍,这是爸爸妈妈的卧室、这是姐姐的卧室、这是书房和洗手间,俨然,它已经成了这个家庭的成员。小狗一会儿闻闻这,一会儿闻闻那,对新环境表现出特有的新奇。随后,我故意离它远些,观察小狗的动向。显然,没有我引导,它还是怯生生的,不敢轻举妄动,后来终于对阳台门边的脚垫发生兴趣,连抓带咬,接着干脆抱着摔起跤,自己玩得不亦乐乎。不知什么时候,小家伙儿忽然烦躁起来,蓬松的尾巴加在后腿间,围着几间屋子“嗒、嗒、嗒”的开始小跑。估计它要便便,我正想考验它这关键的一点。转了几圈,最后小家伙可能实在憋不住了,跑到厕所里靠着马桶边滋了一泡尿,然后如释重负、步履轻盈地回到阳台上。

还是挺有教养的一条小狗!这更印证了我当初的判断。也不知谁家这么狠心当初扔掉你呢,或许是不小心丢掉的吧!

晚上,女儿和老婆先后回到家。女儿自然高兴得要命,又是跟小狗握手,又是拥抱,好像相熟已久。老婆当然更理智些,盯着小狗看了会儿,叹了口气说,我不是不愿意养狗,小时候我家里养过一条狗,一直养了十来年,跟家里的一口人一样,可后来,狗病死了,我们全家人都哭得不行,决定不再养狗,是因为受不了那份生死离别的打击!说着,不由红了眼圈。

这下,顿时弄得我和女儿,甚至连小狗也不知所措。

既然小狗能跟你回家,说明跟咱家有缘,我不反对养,过几天我有时间给它打防疫疫苗,不过我们不在家,它一个“人”在家,这拉屎撒尿可怎么办?老婆还是说出她的担忧。

我早有准备,说,你放心,小狗挺有懂事的,稍加训练自己蹲马桶没问题,四楼不也养着一条小狗吗,我曾经问过,他家每天早晨和晚上溜两次狗,白天那小狗不在家里大小便,以后定时遛狗的任务我全包!

女儿忙不迭地附和,还有我,还有我。说着,拍拍小狗的头,听见了吗,你?

小狗真争气,如同听懂了一样,“郑重”地眨了眨一双大眼睛。

晚饭的馒头和稀饭,小狗还是闻了闻,不吃,又吃了两根火腿肠。我一边喂小狗,一边自我解嘲地替小狗解释,它在外面“吃香的喝辣的”习惯喽,对咱这老百姓家的粗茶淡饭还得慢慢适应,嘿嘿!

吃完饭,女儿恋恋不舍地去上晚自习。我和老婆为了陪小狗适应新环境,不准备出去散步。可此时,小狗莫名其妙变得有些焦躁不安,并用乞求的眼神瞅着我。

老婆对我说,它是不是要方便,要不,你带狗出去溜溜?

我领着小狗走出电梯,小狗风一般地窜出楼道大门,看来是憋坏了!我紧随着它,嘴里一边喊,慢点儿,慢点儿。

令我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小狗没有便便,竟一刻不停地钻入冬青树丛消失了踪影,我一时大脑空白一片。

当我再冲上前到处寻找,召唤,小黄,小黄,哪里还有它的踪影!

整个晚上,我心情沮丧,后悔当初没用狗链拴住它;女儿更是伤心,眼泪围着眼圈直转;老婆倒是淡然,“不是一家人,不入一家门”,既然留不住它,那就算了呗。

又过了两天,我吃完晚饭去公园溜达,走到小区门口,远远地看见一条小狗的身影一晃而过,直觉告诉我,是小黄!我赶紧叫它,小家伙真的掉头向我跑过来,又是一身灰土,摇着尾巴,撒娇似的冲我眨着眼睛。

我二话没说,抱起小狗往回走,回家!

直到楼门口,小狗在我怀里剧烈地扭动着身体,表现出明显的抵触情绪。在我不知所措里,小狗已挣脱我的怀抱又风一般地钻入树丛。那一刻,我脑子里突然想起裴多菲那首着名的诗,并立刻仿作了一首,“舒适诚可贵,美食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者皆可抛”。

至此,小狗没能在我家安家落户。

但是我会时常在上下班的路上遇见它,只要听见我叫它,它会从远远的欢快地跑过来,摇头摆尾,好像见到久别的老朋友一样;有时,我正走在路上,会突然感觉到腿边有所牵绊,低头时,小狗已在你脚边撒欢儿,随后还会陪我在小公园里溜达几圈。小狗的活动范围其实够大的,有一次我在距小区大概一公里的菜市场见过它的身影,那时它正和一群流浪狗争夺一块牛骨头。

时间长了,我们竟有了许多默契,我每次出门不自觉的在兜里装上几块饼干或是一根火腿肠,以便碰上小狗给它改善一下伙食。

这样的相聚、相交,持续了约大半年。突然很长时间没有见到小狗,我心里不觉空落落的,且平添了一份牵挂。

上班时,有一次跟办公室的同事们聊起此事。一位同事不经意间透露了一个惊人的信息,你没听新闻上说,有些不法的狗贩子专门引诱、毒杀大街上的流浪狗,再卖给饭店、商场,你的那条狗朋友不会也遇到什么不测吧?

这些人太邪恶、太残忍啦,我顿时出离愤怒。

不会、不会!我的小狗那么机灵怎么能让狗贩子逮住呢?再说,小狗那么瘦,狗贩子不会看上它的,可是,万一、万一……,我不敢也不愿再想下去。我心底相信小狗已经找到了旧主人,正过着快乐的生活;或是已经因病死在树丛里、垃圾箱旁也好。

一年多过去,我在街边,在公园,在小区里见到过许许多多和小黄类似的流浪狗,但都不是我所思念的朋友。我也只能在心里默默祝愿它,朋友,不管你现在哪里,我都祝你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