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小动物图片及名称大全,欢迎来到奇妙的动物世界,欢迎光临爱动物网!

欢迎小伙伴加入爱动物交流群:186478492  爱动物交流群

我试着走进了宠物鳄鱼爱好者的世界

作者:佚名 2015-08-25 浏览: 1,744 评论:0

摘要: “大量鳄鱼苗出售,品质保证可走淘宝。” 在照片里几十条蜷缩在昏暗水产箱里的小鳄鱼的衬托下,这一行巨大的彩色黑体字显得格外醒目。广告下注明了鳄鱼苗的长度,还附上了几张摞得高高的等待发货的小盒子照片,以及淘宝上一个名为 “鳄龟” 的链接下语焉不详的好评。 这样的帖...

“大量鳄鱼苗出售,品质保证可走淘宝。” 在照片里几十条蜷缩在昏暗水产箱里的小鳄鱼的衬托下,这一行巨大的彩色黑体字显得格外醒目。广告下注明了鳄鱼苗的长度,还附上了几张摞得高高的等待发货的小盒子照片,以及淘宝上一个名为 “鳄龟” 的链接下语焉不详的好评。

这样的帖子在这个贴吧里不少。在跟同事聊天时,我才知道有这样一个买卖宠物鳄鱼的贴吧。出售的鳄鱼都是小型的养殖泰鳄,据其中一位卖家介绍,20 厘米左右的鳄苗需要喂食生肉,会在三年内长到一到一点五米长。很可惜,在没有买他的鳄鱼时,他只能告诉我这么多。

贴吧中几个声称 “有鳄鱼就没人敢欺负我了” 的发言,好像某种程度让我知道为什么人们会养鳄鱼当宠物。但还有个事我还是搞不明白:把鳄鱼养大了该怎么办?新闻中的故事好像都有点过分美好:有 让动物机构领走 的,也有 找了个地随便放生 后被动物机构领走的。

于是我加了他们的几个 QQ 群,想看看爱好者本身对这事怎么想的。群成员的人数从50到400不等,还有几个群就是由卖家创建。

我试着走进了宠物鳄鱼爱好者的世界

为了做个友善积极的好群友,我试着对他们日均20张看起来一模一样的鳄鱼与手的合照做出评价: “可爱!” 但我自以为的称赞,好像并没有让他们开心 —— 大家反而困惑又恼火地反问: “究竟哪儿可爱了?”

作为一个情商极低的妇女,我是在当认真地回给他们 “肚子胖胖的!小腿儿特别可爱!” 并被 “哦” 了好几次后才意识到,“可爱” 对鳄鱼的主人来说,不是个受欢迎的形容词。我只好知趣地闭了嘴,默默观察着别人都怎么聊。

我试着走进了宠物鳄鱼爱好者的世界

机会来了:有个群友发上了张流血的手指照片,附言 “操,第N次被咬伤了。” 于是莫名奇妙地,我就在这样一张无聊的照片下的大堆评论中学到了该如何正确赞扬对方的宠物鳄鱼: “牛逼!” “狠!” “生性!” 那场景有种怪异的和谐,就像来到了个怪异的色情自拍论坛,就差回个1024了。

但一句 “狠!” 没法像 “毒德味大师学习了” 一样当万金油用:群友们日常讨论更像个天马行空的生活方式指南 —— 从 “鳄鱼老不爱动弹” 的解决方法,到怎样消除白衣服上的黄斑,再到发财树的养殖步骤。在一位群友图文并茂地解说完怎样给发财树换盆后,我将话题拉回到鳄鱼身上: “养大了该怎么办?”

得到的回答让我感觉像是来到了哪个热血校园剧的片场:

“车到山前必有路,等它长大我怎么也混出来了。”

“考虑那么多就不配养鳄鱼!”

“走一步算一步呗,瞻前顾后算什么男人!”

正当我沉浸在 “算不上男人” 的忧郁中时,蹦出了个名为 NR、来自成都的对话窗口: “劝你养之前还是考虑清楚吧。” 我一问,果然是个正为自己的鳄鱼发愁的哥们儿,于是我开启了问答模式:

“鳄鱼养多大了?” 我问道。

“一米四长了,养了三年的鳄鱼才卖那么一点钱,都卖不出去,” NR 回答。

“这么便宜都卖不出去?没有买家吗?”

“卖家倒是不少,但聊着聊着就发现,挺多都是想买来吃肉的,或者要收来做皮包的。养了这么长时间,我怎么舍得!”

“那当时为什么要养?又为什么要卖?”

“藏獒我买不起,这个东西狠嘛!平时我就养在院子水池里,谁知道都要高看我一眼。现在是我老婆怀孕了,网上那个鳄鱼咬掉人胳膊的视频谁都看过,怕以后孩子 …… 之前养的另一条凶的已经卖了,这条温顺一些,但毕竟是鳄鱼我还是不放心。”

“当时是从哪儿买的啊?”

“朋友从缅甸给我带过来的,具体我也不清楚。你是哪里的啊我这条再便宜点卖你?”

“…… 离你有点远。”

“哦 …… 你要想养还是得对它负责任,千万不要放生,我看到好几次人说又在哪哪发现鳄鱼了,真还有给放到人工湖里的,外边水质这么差,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唉。“

”行 ……“

在 QQ 群里这样聊了好一阵儿后,我有点泄气:我假扮成一个鳄鱼爱好者,听人吹了这么久,自己却连条活鳄鱼都没见过。于是我决定联系上一位离公司不远的鳄鱼主人,约好去他家里看鳄鱼,并和他聊了聊。

那是个温暖的上午,但我走进单元楼推开房门时,还是感到一股潮气。和我联系的是个有点害羞的小伙儿,先是给我展示了一遍他的其他宠物:两只大蜥蜴、两只鳄龟、和一条吃得圆滚滚的叫作 “球球” 的大花蛇,然后骄傲地把我领到了一个小水缸旁。

我试着走进了宠物鳄鱼爱好者的世界

“它叫跑跑。就想让他欢腾点,结果还老不动弹,” 他一边说着,一边把那条懒洋洋、看似的确没有什么运动天赋的小鳄鱼从缸里拎了出来,放在我手里。 “放心,它不咬人。”

小鳄鱼水淋淋的肚皮贴着我的手掌,我摸了摸它疙疙瘩瘩的头,心里想的都是回家抱猫。

“你猜买鳄鱼花了我多少钱? ” 跑跑主人在一旁突然发问。

“呃,” 我在心里估算着价格,加了点钱报给他。 “400多?”

“嗬!” 对方冷笑一声。 “2000多!先是 QQ 上找的,打完钱了打电话骗我,说什么快递被查出来有违禁品给扣了,让我打钱,打了一回还跟我要呢!反应过来了小一千没了!然后在贴吧找的,说好了拍鳄龟他改价,结果还真他妈给我发一这个!” 他愤怒地指向旁边缸里正奋力往外爬的鳄龟。“我他妈上哪说理去?淘宝申诉也没用!”

“就这样还得养?” 我问。

“养啊,钱也没了总不能什么都没捞着吧?蜥蜴啊蛇啊路边宠物店都有卖的,我这人就好新鲜。”

在离开之前,我问了他这段时间我一直在问所有人的问题: “跑跑长大了之后该怎么办?”

“走一步算一步呗,” 于是我又听见了这个回答。 “反正我看它根本活不了那么久,” 他若无其事地补充道。回头看看跑跑,它正安静地趴在缸里,黄色的眼睛在水中的倒影很像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