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小动物图片及名称大全,欢迎来到奇妙的动物世界,欢迎光临爱动物网!

欢迎小伙伴加入爱动物交流群:186478492  爱动物交流群

蝉的蜕变

作者:佚名 2015-07-21 浏览: 4,188 评论:0

摘要: 王晓晖/文 没有蝉噪的夏天就像没有落叶的秋天、没有飘雪的冬天、没有花开的春天,我想象不出那是怎样的夏季。 今年的夏天似乎来得有点迟,冷雨不断,气温一直没有上升的迹象。但夏季终归是要来的,来得意料之中却又让人猝不及防。这几天气温骤升,我想,它该出现了,虽然周...

王晓晖/文

蝉的蜕变

蝉的蜕变

没有蝉噪的夏天就像没有落叶的秋天、没有飘雪的冬天、没有花开的春天,我想象不出那是怎样的夏季。

今年的夏天似乎来得有点迟,冷雨不断,气温一直没有上升的迹象。但夏季终归是要来的,来得意料之中却又让人猝不及防。这几天气温骤升,我想,它该出现了,虽然周围还是那么安静,我有预感,它应该是到要出现的时候了。

我下意识地找河边有柳树的地方,据说蝉挺喜欢柳树的汁。小镇河道交错,但河边有柳树的地方不多,但凡有了柳树,树下的地也大多铺了地砖,蝉是不太可能从地砖中钻出来的,我想。

好不容易在城乡接合部找了河边有柳树的,一大片泥地,是理想中的“伊甸园”。但周围乌漆抹黑的,连盏路灯都没有,这样的环境应该适合蝉出没!这样的环境似乎也很适合不良分子出现!

正当犹豫要不要钻到林子里去看看,迎面射来手电筒的光束,还传来人的窃窃低语,两男一女,他们看到我似乎也一怔。“这里有一个。”又一个男声从树丛里传出来。莫非他们也在找蝉?果然,树丛中的男子手里抓了一个没有翅膀的蝉塞进了女人拿的可乐瓶里。“用油炸一下可好吃了!”看着快装满瓶的不断蠕动、挣扎的蝉,那些人看上去很兴奋。怪不得一直没听到蝉鸣,敢情第一拨出土的都下油锅了。

本地人没有吃炸蝉的习俗,那些人也是明显的外地口音。听说我是来拍蝉蜕皮的,就热心地给我指点,“那棵树上有一只出了壳的。”显然,他们对已经蜕皮的蝉不感兴趣。“没有蜕皮的‘咯嘣咯嘣’才美味!”我循着他们指的方向找去,果然,看到一个刚刚蜕去了外壳的蝉,嫩嫩的粉绿色,翅膀皱皱的还没有打开,看上去是那么柔软、孱弱,蝉的若虫在蜕变过程中对环境要求很高,如果有外力干预,很可能造成机体损伤,这个蝉看上去已经奄奄一息。

经验丰富的捕蝉者可以通过观察地面识别出哪里会有蝉的若虫爬出,就像在沙滩识别蟹的路径。很多资料上说蝉只在半夜出没,但夜黑后的八九点钟有些蝉还是迫不及待地出来活动了,于是很多成了餐桌上的美食。

我想拍下蝉蜕变的全过程,这对我是从未有过的体验。我用手电搜寻着,高大的柳树果然受到蝉的青睐,柳树枝干的高处有未曾被风卷落的蝉衣,柳树的嫩枝上竟然发现好几只蝉的成虫,背负盾牌一样的翼,似乎随时都会“噗”一声飞遁无影,我移开手电不敢惊扰它们。

再看地上,仔细辨认,真的有很多孔洞,掉落的已经破损的蝉衣,死去的没能完成蜕变的蝉的尸体,残枝落叶还有人的脚印,如果没有这次拍蝉的经历,平时恐怕是不会去关注这些的。

“这里有一个出来了。”我借着手电的光,看到一个土头土脸的家伙刚从地下钻出来,它的每一个动作是那么机械,仿佛一个穿了铠甲的机器人。我说服那些捕蝉人把它留给我。

蝉的一生其实挺曲折的,它们把卵产在树的嫩枝上,枝条枯萎脱落后蝉卵得以掩埋土中,卵孵化成若虫后便以吸食树根上的汁液为生,在地下经过二到三年的时间发育成熟,挑一个夏日的夜晚悄悄潜回地面。但其实它在地面上的时间并不长,最长也只有六十到七十天,蝉更多的是作为一个地下工作者而存在。蝉的一生总是围绕着树,它在枝头鸣唱的辉煌时刻让我们认识了它,但这也是它生命即将到达终点的时刻。

蝉的蜕变过程对于它的一生非常关键,最为明显的是它因此拥有了翼翅,可以借助它远走高飞。

这个土头土脸的家伙非常配合,我架好的脚架刚好能对准它,此时它停住了,抓着树干一动不动。那些捕蝉人说:“快了!你看,背上有点发白了。”蝉的头部至背部中间有一条开裂线,如果有一个大功率的扩音设备,我想我可以听到“咯咯”膨胀撑挤的声音。慢慢地,中间裂开了,口子逐渐变大,柔软的肉体从壳中拱了出来,一定伴有娩出时的阵痛吧?我猜想。

蝉的蜕变让我对夜的狂野与鬼魅有了深切的感受,当我们进入梦乡的时候,有多少状况在悄然发生,不为我们所知。我把相机设定在自拍模式,专心打着灯光,手电的光束仿佛舞台的追光,跟踪着蝉的一举一动。

有人嫌它聒噪,还有说它吸食树木汁液为食,对树木有破坏作用,在整个生物链中这个虫子它究竟充当了什么角色?此时,这个小精灵已经有半个身子出来了,两只悚人的大眼睛怔怔地盯着我,偶尔颤动一下爪子,预示着它还是一个活物。一群黑蚂蚁一定是得到了某种信息,在它的周围利索地打着圈,伺机而动。而我的静默也招来了蚊子的攻击,它们开始在我身上的裸露部位“狂轰滥炸”。

向后翻转的蝉倒挂着,似乎一不小心就会从半空掉下,我为它捏着一把汗。无风的夜,穿着长衣长袖的我不住淌汗,燥热难忍。这个过程感觉好漫长。

突然,原先后翻的蝉腹部收紧,爪子舞动着,头部竭力上扬,就像是做了一个仰卧起坐的动作,在爪子够着并抓住空壳的同时,尾部从空壳里抽了出来。所有的动作只在短短几秒内完成,速度之快可以用“敏捷”来形容。原来,刚才漫长的等待只是一次蓄积能量的过程,所有的一切只是为了完成刚才的这个前翻动作。这就是所谓的金蝉脱壳吗?

蝉的爪子还是紧紧抓着空壳,是最后的依恋吧!慢慢地原先揉成团的绢纸一样的翅膀在伸展,仔细观察,有一股淡蓝色的透明的液体逐渐渗透充溢到它翅膀的每一个末梢,直到把它透明的翼翅撑开。它变成了一只真真正正的蝉。

最后,它松开了一直紧紧抓住不放的躯壳,我看它爬得越来越坚定,越来越高,爬向树的高处,我发现它的颜色逐渐变深,看上去每一分钟都在坚定、成熟。它躲过了捕蝉人的手,我还希望它能逃过了天敌的攻击,我希望明早能听到它震动鼓膜在枝头的鸣唱,我希望它的生命是完整的、圆满的。不为别的,就因为今夜我见证了它的蜕变。